• 未分類
  • 0

鳳朝說著話,竟憑空變出了一大把,鳳朝先是左一個,右一個的丟著玩。可丟出去的指環,竟都憑空消失了。

鳳朝都是一點驚訝都沒有,他丟指環的手速越來越快,每一次丟出去的個數也越來越多。

眾人總算是瞧出了些端倪。

半空中,竟有一道虛影,在接指環。

鳳朝丟的輕鬆,可虛影,卻越發的力不從心。

終於,它忍無可忍,「夠了!」

鳳朝手一停,得意地笑著。

「鳳朝,你到底想怎麼樣!」

「天道,你這是生氣了?」鳳朝一臉無辜的問道。

這時,半空中出現了一團不規則的灰色霧氣。

「鳳朝,我生氣的後果,可是很嚴重。我完全可以將你們兄弟倆趕出去!」

「天道!」鳳朝又換了一個難以置信的表情,「天道,你怎麼能這般對我們呢?!這些年我們兄弟倆可是老老實實的,一點不規矩的事情都沒有干過。而且,我們還在可操作的範圍內,幫你維持了這個世界的穩定和和平。這真是既有功勞也有苦勞啊,趕出去這幾個字,你怎麼能這麼輕易的對我們說出口呢?!」

「我能讓你們在這裡容身,已經是違規操作了。同時,也是給了你們天大的情分。鳳朝,你不要不知好歹,你若是敢在這裡使出你們那個世界的手段,就要做好被趕出去的心理準備!」

鳳朝卻一點都沒有被威脅到,「天道,你失職了!」

「我失不失職,你沒有資格評論。」

「林狗丫,是你放進來的?」

天道沉默了一會兒,「你們哥倆,不也是我放進來的?」

「別拿我們和她比!天道,她,可不是什麼好人……」

「你們同樣不是什麼好人。」

天道這句話剛說完,鳳朝就趁其不備的丟了一把指環出去,灰色霧氣又化成了一道道虛影,在半空中撈指環。

眾人這一回都聽到了它的喘息聲。

鳳朝懶洋洋的說了句,「不都跟你說了嘛,別拿她跟我們比!」

「鳳朝!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天道!我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林狗丫,是你放進來的!這些年她暗地裡做下的事情,你即便是再不稱職,多多少少,也應該知道一些。可你不僅不警惕她,卻還時時刻刻地盯著我們兄弟倆。你一刻不停歇的監視,真的讓人很討厭!」鳳朝厭惡地說道。

「我感覺,你們倆的危害性更大些……」天道有些氣弱地說道。


「你眼瞎嗎?!」鳳朝毫不客氣的罵道,「因為你的過失和瞧見,這個世界已經死了多少人,你難道心裡沒個數嗎?!不僅如此,因林狗丫而死的人,絕大多數,生前都是受了很大的折磨,他們都死得很慘很慘,這些人的枉死,都將被記在你的頭上!」

「憑什麼記在我的頭上?!我什麼都沒幹!」

「就是因為你什麼都沒幹!該攔的人沒攔住,該監視的人也不監視,這才釀下了大禍。」鳳朝很嚴厲地指責道。

「可是,可是天道,是不可以隨意插手世間之事。」天道委屈地說道。

「你沒插手過嗎?」

「我,我那時也只是跟你們說了幾句話……」

「林狗丫出現的時候,你也同樣可以跟我們說幾句話。只需要你提醒一聲,這個禍端,早就可以帶我們除去。」


「我就是沒說,你們現在不也知道她的存在了嗎?」

「這能一樣嗎?!她,已經造下了孽!因她而死的人,再也不可能活過來了。」

天道小聲嘀咕了一句,「這都是他們的命……」

「這般冷漠的話,你也說得出口?!」

「我,本來就是嘛~」天道很沒有底氣地說道。

「天道,你應該知道,我過來是來做什麼的吧。」

「嗯,恢復實力。倒還真是沒想到,你們兄弟倆竟將死局走成了活局。」天道嘆息了一聲。

「何止是你沒想到啊,我也沒想到呢。這都要感謝這個世界的人,是他們在緊要關頭,不惜一切地幫助了我們。所以,我,和我哥哥,也必須幫助他們。林狗丫,如今實力恢復的很快,這裡的人,估計也不是那林狗丫的對手。而我們兄弟倆,卻實力大減,特殊玄氣,我必須得到,不論用什麼法子!」

「我說了,我會將你們趕出去的。這也是當初我們之間的協定,你們不能違背……」

「協定是死的,人卻是活的。天道,你放了個惡魔進來,鑄成了大錯,我們這是在幫你彌補你的過錯呢,你竟還不領情?!」

「這,這也不算是什麼過錯……」

「非要林狗丫將這個世界弄得民不聊生,將這個世界弄崩塌了,你才肯承認你的錯誤?!」

「哪有你說的那麼嚴重,這小災小難的,是常事,」天道想了想,又給自己找了個借口,「有的時候,災難之後,便是重生,或許,這個世界會越來越好,也說不準……」

「異想天開!痴人說夢!」鳳朝這下,是真的生氣了,「要不這樣吧,事情呢,我是一定要做的,你應該知道,一旦我下定決心,你是攔不住我的,你可以不顧這裡的人,我和我哥哥卻不能不管。只是,必須等我們將林狗丫清除后,你才能將我們趕出去。」

「這……」天道猶豫了。

那林狗丫確實是個麻煩,鳳朝提出的這個建議倒也不錯,不僅能將林狗丫除去,事後,還能將這對兄弟倆給趕出去。真是一舉兩得,哦,不,是三得,沒有這三個人的攪和,這個世界的人們也不會翻出什麼大浪,一切,就又會歸於平靜。

可還沒等天道點頭呢。

鳳朝又說道,「等我們被趕出去了,我和哥哥肯定還會遇到很多其他世界的天道。到時候,就將你失職,以及你不顧世界安危的事情,全都宣揚出去。聽說,你們天道之間的競爭,很激烈的……」 「你在威脅我!」天道一閃身,就飄到鳳朝對面,和他大眼兒瞪小眼兒。

「是你先威脅我們的!」鳳朝目光堅定地看著它。

最終,還是天道先敗下陣來。

可他依舊嘴硬道,「你以為,這就能威脅到我?」

「我以為,這確實能夠威脅到你。據我所知,每隔一段時間,你們天道,就會進行一次評比,有大功勞者,就會被調配到更好的世界去任職。犯了嚴重錯誤的,就會被調配到那些很容易崩塌的世界。你如今管理的這個世界,瞧著還挺平和的,這就說明,你正處於穩步上升的階段。你敢拿你大好的前途來跟我作賭嗎?」

鳳朝說完這段話,莞莞聽到了從天道霧狀的身體里發出的如風箱般的呼氣聲。

「好,很好,當真是極好啊!」天道怒道,「恭喜你,鳳朝,你還真是威脅到我了。」

見天道鬆了口,鳳朝齜出了一口白牙,「其實啊,我也不想這麼跟你說話,你如此固執,我也只是想讓你鬆鬆口而已。天道,你回想一下。我和哥哥來了這麼多年,有沒有找過你的麻煩?」


天道氣憤地沒有吱聲。

「不僅沒有!我和哥哥還幫你解決了不少麻煩呢。如今,這個世界的大致情況你也應該清楚,林狗丫,我們來解決。你呢,也適當地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一關過了,我和哥哥會將大部分的精力都花在修鍊上,等實力恢復一些后,便會離開。而你呢,對於你這次的大過失,也做了彌補,我們兄弟倆,便再也沒有理由威脅你了。」

「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你對我的要求,當真就只有這些?」天道心中瞭然道,「若是你哥哥跟我說出這段話,我定會相信他的。可如今說出這一番話的人,是你。我每日盯著你們兄弟倆,實則只是盯著你一個人。鳳朝,你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你心裡難道就沒點數嗎?」

「天道,我是個大魔王。」

「呵,還挺驕傲的。」

「可是,」鳳朝話鋒一轉,「在我哥哥,以及這麼多人的幫助下,我受他們的感化,已經決定改邪歸正了。這次絕不背地裡坑你,我保證!」

「你得保證頂個毛用!你當我不知道你之前的那些破事兒?!」

這對兄弟倆也算是從正規的途徑,進入到天道的地界,過關時,天道便會知曉他們的前塵事。也正是知道了這些,天道才不得不時常盯著他們。

「都說了,我已經改好了。你怎麼就不信呢?好好跟你說,你不聽,非要我再威脅你一次?!磨磨唧唧的!」


「直說了吧,你故意將我逼出來,究竟是怎麼個打算?」

「兩點,一,不得阻止我弄開頂上那層,你還得給我善後,保住我們這群人的性命……」

「做不到,你這是強人所難!」

「那行,那就換種方式。你親自將那玩意兒逼出來給我,這樣,不就不用毀了這裡?」

「鳳朝,原來你打的是這個主意呀。」

「天道,這對於你來說並不難。而且,在這個世界突然出現這麼一股特殊玄氣,說到底,也還是你的失誤。它,本不應該在這個世界出現的!」

「這又成了我的失誤?!」

「難道不是嗎?它不可能自己出現在這裡,定是有人將它帶過來。天道,你管理的這些年,究竟放了多少個外來之人進來呀!」

「只需要我將它逼出來給你就行了?」

「這一點可不夠。」

「什麼意思?!」

「其他地方還有沒有?若是有,不如這一次全讓我吸收了,如何?」鳳朝笑道。

「鳳朝!你這也未免太貪心了些吧。」

「貪心嗎?我不覺得呀。我這是在幫你消滅罪證,同時,也是在幫你對付一個棘手的人。這玩意兒繼續留在這裡,很有可能會再次成為禍亂的根源。交給我,那可是一舉三得呀。」

「還有呢?你還需要我做什麼,一起說出來吧!」

「還有就是,我討厭時時刻刻的被人盯著,你,換一個監視的目標吧,同時,也將林狗丫的動態,隨時反饋給我……」鳳朝繼續說道。

「鳳朝!你應當知道,天道,有些事情是不可以做的。若是犯了大忌,我將灰飛煙滅。」

「我知道,所以沒讓你動手,只是監視,只是讓你將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東西找出來交給我。除此之外,再不會讓你做多餘的事情了。」鳳朝保證道。

天道嘆了口氣,「什麼時候能將她除去。」

「需要計劃一番,想必你也知道,她的勢力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如今已經盤根錯節,要從根上去除,著實是要花些功夫的。」

「儘快吧。」天道催促道。

「那你也得儘快些。」

話音剛落,就見天道化成一道虛影,沖著頂層撞過去,撞一下就一個大坑,撞一下又一個大坑。

「哇塞!鳳朝師父,瞧著它這麼軟綿綿的樣子,沒成想是個金剛鑽的腦袋呀,它,不疼嗎?會不會被撞壞呀?」莞莞問道。

「不會,它,惜命得很,它,還想著往上爬呢。」鳳朝說道。

撞了大約七八下后,他整個身體一溜煙地鑽進了撞出的大坑裡。

大約十幾秒后,揪著一個長長的黑黑的,也是一個煙霧狀的東西,沖了出來。

它把手中的東西往鳳朝的方向一扔,鳳朝險些沒抓住,吐槽了一句,「扔準點兒啊。天道大人出手就是不一樣哈,不僅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將這東西完整地給揪了出來,還讓這座島逃脫了一場人為的浩劫。嘖嘖,你好棒啊!」

「廢話可真夠多的!趕緊吸收,我們去找下一個。」

「天道大人,我覺得吧,為了節省咱們大家的時間,我呢,留在這裡認真的修鍊,你呢,自己去找吧。」

「鳳朝,使喚我,使喚的挺舒服的吧?」


「不敢,不敢,這不是為了儘快幫您除去後患嗎?」

「那還真是謝謝你了!」

「不客氣,這麼多年承蒙您照顧,應該的。」 天道懶得與他鬥嘴,一閃身便消失了。

鳳朝心情輕鬆的對大家所說道,「走吧,咱上去吧。」

「不用再留在這裡了?」墨左問道,他今兒倒是把這一輩子沒見過的世面,全都見過了,國師大人的弟弟?特殊玄氣?天道大人?這一切就跟夢似的。

「東西都到手了,還留在這裡做什麼?」

「不需要等天道大人嗎?」

「它能找到我們的。它即便是現在已經離開,也極有可能還會放一部分注意力在我身上的。」鳳朝率先轉身往回走。

其他人忙跟上了。回去的路又折騰了一番,只是,或許是因為心態不同,大家居然並不覺得累。

「鳳朝師父,天道就長那樣啊?」莞莞閑聊道。

「你以為呢?」

「神秘、高大、魁梧。這才是我想象中的天道。」莞莞回道。

「那可就不好意思了,你師父我,讓你的想象破滅了。」鳳朝調侃道。

「天道很厲害嗎?」

「算厲害吧,可它的厲害是有限度的,很多條條框框束縛著它們。」

「若是跟你和國師大人比呢?」

「這麼跟你解釋吧,若是我做了天理不容的事,哪怕我再厲害,它也是有法子能滅了我的。若是我一直沒壞了規矩,即便是厲害的能逆天,即便它再討厭我,它也動不得我分毫。它呀,就是一系列規矩的監督者,沒什麼可怕的。」鳳朝解釋道。

「哦,是這樣啊。」

「鳳朝師父,」還沒過一會兒,莞莞又說道,「你手裡攥著的那玩意兒,在吸引我,拚命地吸引我!」

「有感覺?」鳳朝笑道。

「嗯,感覺越來越強烈了……」

「明曜呢?」

「我也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