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黃三的身份不高,了解的情況不多很正常,但是三言兩語足夠讓衛長風明白。

他所說的章主事,應該是坐鎮雲海會館的章隆,先天七重天的強者。

在離開雲海山之前。衛長風對雲海會館有過了解,知道雲海門在秦陽派駐的門人並不是很多,只有兩位先天強者和十幾名凝氣高手。

不是說雲海門無人可派,而是王都是四神宮的地盤,要是雲海門派駐大批高手強者甚至化神宗師,恐怕會引起後者的強烈不滿。

雲海門坐鎮大秦西南,面對著天魔宗以及蠻人巫族的巨大壓力,自然不願意和四神宮輕起戰端。

在這樣的情況下,一名主事帶人外出,會館之內自然實力空虛。

但這並不意味雲海會館就能被人輕辱!

衛長風霍然轉過身來,目光森冷盯著那名白衣男子,沉聲說道:「你想挑戰趙鴻師兄?那先過我這一關!」

白衣男子早就注意到了衛長風的出現,見到衛長風主動邀戰,他輕蔑地笑笑,搖搖頭說道:「你?恐怕不行,我太陰葉無道從不以大欺小!」

衛長風不屑地說道:「什麼太陰太陽的,沒有聽說過什麼葉無道,我是雲海青冥弟子,你來我雲海會館叫戰,那得先試過我手裡的長劍!」

鏘!

劍匣輕震,伴隨著一聲龍吟輕鳴,朝陽斬邪劍飛出被衛長風握在手裡。

劍在手,衛長風整個人就如同手裡出匣的長劍,顯露出咄咄逼人的銳氣。

直指葉無道!

葉無道的神色終於變了。

太陰門並不是小門小派,雖然說實力不如雲海門和四神宮,但是在大秦東南之地也是赫赫有名的門派,出過不少高手強者。

葉無道正是太陰門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他來到秦陽曆練,自然有想在王都揚名立萬、出人頭地的想法。

而現在的雲海會館,恰恰正是出名的好地方!


他因有心人指點而來挑戰趙鴻,卻沒有想到撞上剛剛來到秦陽的衛長風!

雲海青冥弟子!

這位太陰弟子心裡不禁產生了強烈的警惕。

————————-(未完待續。) 衛長風的突然殺出,立刻將太陰門葉無道的氣勢壓了下去。

圍觀的人不明所以,不由議論紛紛,也有唯恐天下不亂的傢伙在叫好,而那些坐在馬車上觀戰的少男少女們則面面相覷,都很是不爽的感覺。

「這個傢伙從哪裡冒出來的?你們誰認識?」

「不認識,他不是自稱雲海青冥弟子嗎?」

「雲海青冥是什麼門派,很厲害嗎?我怎麼沒有聽說過?」

有人表示不解,立刻招來一片嘲笑聲。

「雲海青冥不是什麼門派,青冥是雲海五峰之一,青冥弟子就是內門弟子!」

「很厲害嗎?比趙鴻如何?」

「那就不好說了!」

「葉無道似乎有麻煩了,哈哈!」

也有人幸災樂禍,卻是惹來了好幾名少女的白眼:「滾!無道哥哥才不怕他!」

只是這些花痴少女並不知道,此時此刻葉無道心裡的鬱悶。

他挑戰趙鴻是來撿便宜的,對上雲海門的內門弟子,那就真的沒多少把握。

不過眾目睽睽之下,葉無道如果不想丟人現眼的話,那他不可能迴避同衛長風對決,否則不知道會被多少人給笑話,讓太陰門蒙羞!

最重要的是,衛長風看起來非常的年輕,這讓葉無道在警惕之餘,也不免產生了幾分輕視——十幾年的苦修,難道還怕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

他長劍一揮,準備出手。

正在這個時候,雲海會館的大門突然打開,一名俊秀男子大步走了出來。

這名男子二十多歲,身穿白袍手持長劍,劍眉朗目容貌英俊,只是雙眸沒有什麼神采,臉色更是蒼白,看起來像是久病未愈。

兩名護衛武士齊齊行禮:「趙師兄!」

俊秀男子點點頭走下台階,走到衛長風身邊。對著葉無道淡淡地說道:「葉無道,你想挑戰我?」

葉無道眼睛一亮,立刻說道:「沒錯,聽說雲海會館首席弟子趙鴻師兄劍法出眾。小弟特意前來領教,還請師兄不吝指點!」

他帶人來雲海會館挑戰的目標就是趙鴻,只要擊敗趙鴻,太陰葉無道的名聲必然會在秦陽流傳開來,無疑是一條極好的成名捷徑。

如果說先前葉無道還沒有十分的把握。現在看到趙鴻病怏怏的模樣,他完全能夠確信自己將贏得勝利。

想到劍敗趙鴻將為自己帶來的榮譽,這位太陰弟子都有點飄飄然了。

趙鴻的眼眸里閃過一抹細不可查的嘲弄,他伸手拍了拍衛長風的肩膀,說道:「我趙鴻雖然不是什麼了不得的人物,也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來叫戰的,你想挑戰我,那就先打敗我這位小師弟。」


阿貓阿狗…

葉無道的臉色頓時漲得通紅,活像是被煮熟的大蝦——純粹是被氣的。


趙鴻卻沒有給他發作的機會,繼續說道:「我這位衛師弟入門還不到一年。如果你連他都打不過,還有什麼資格在這裡叫戰?」

「衛師弟,你說是吧?」

衛長風的目光和趙鴻對上,後者的眼眸里是友善的鼓勵還有感激。

他並不奇怪趙鴻對自己的了解,肯定是慕容博向雲海會館提前傳來消息,讓後者配合他的任務。

作為宗門的資深長老,慕容博有這樣的權力。

但是這位雲海會館外門首席弟子非常的有意思,三言兩語將葉無道踩到腳下不說,還將對方逼迫到不得不和自己一戰的境地。

看似良善,實則腹黑!

當然衛長風絕不會拆趙鴻的台。用力點點頭說道:「沒錯!」

趙鴻洒然一笑,向後退回到台階上,擺出了旁觀的架勢。

白白被趙鴻羞辱了一番,葉無道的臉色由紅轉黑。死死盯著衛長風說道:「好,那我就先試試你有幾斤幾兩,比武試技劍刃無情,要是有什麼傷損,你可不要怪我出手過重!」

他這是在赤裸裸地威嚇衛長風,以為衛長風年少可欺。想以氣勢壓迫。

但衛長風哪裡會吃他這一套,淡淡地說道:「你的廢話太多了,出劍吧!」

葉無道的呼吸頓時一窒。

下一刻,他突然邁出大步,整個人如離弦之箭向前掠出,千百道劍光刃影隨之綻放開來,形成一張銀白色的劍網朝著衛長風籠罩而去!

圍觀的人群里,立刻發出了一片驚呼聲。

誰也沒有想到葉無道出手會有如此之快、之狠,一道道凌厲的劍光切割空氣發出讓人戰慄的嘶響,彷彿要在瞬間將衛長風切削成碎片!

連站在台階上的趙鴻也是臉色一變。

他以劍成名,怎麼會看不出葉無道出手就用出了全力,而且在劍勢之中融入了殺意,一旦被其劍勢所懾,後果將不堪設想!

「葉無道好狠啊!」

「那個什麼青冥弟子要完了,不會出人命吧?」

馬車上的少男少女也是嘩然,紛紛議論了起來,對葉無道都有點刮目相看。

「打敗了這個傢伙,下一個就輪到趙鴻了!」

全力出手的葉無道自然聽不見這些談論,但是眼見著衛長風呆立原地不動,好像被他的劍勢給震懾住了,臉上不禁浮現出猙獰的笑容。

雲海弟子,不過如此!

然而就在第一道劍芒堪堪將要觸及到衛長風的剎那,衛長風陡然揮起手中的朝陽斬邪劍,迎著對手劍光盛、最強處…


一劍斬落!

這一劍完全沒有聲息,但是速度快到了極點,招式也簡單到了極點。

圍觀的人根本看不清楚衛長風的動作,只聽到「鏘」的一聲震響,葉無道的劍幕瞬間被撕裂開來,無數細小的火蛇四濺亂飛。

然後這位太陰門弟子像是迎面被萬斤大鎚砸中,猛地向後倒飛出十幾步遠,重重地摔落在地上,口中鮮血狂噴。

他的胸口到下腹,多了一道長長的炙燒裂痕,衣袍焦黑碎裂露出了裡面的白肉,差點連下體要害都沒保住,模樣簡直凄慘到了極點。

更讓人感到無語的是,葉無道手裡握著的長劍,赫然只剩下了半截!

一劍!

衛長風僅僅只出了一劍,就將他給打敗!

—————————-(未完待續。) 衛長風僅僅只出了一劍,就將葉無道擊敗!

這個結果,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包括那些圍觀者,包括趙鴻也包括了葉無道自己,誰都不敢相信剛剛發生的事實。

兩個月之前,太陰門葉無道北上秦陽,憑藉一手雷風劍法擊敗數位同輩武者,在王都也算是薄有名號,甚至得到了一位玄武宮長老的稱讚,認為他的劍法已經達到了劍勢大成的地步,將來突破劍意境不在話下。

這次葉無道出面挑戰趙鴻,既是有人慫恿,也是他立志成就更大名聲的結果,要踩著雲海會館首席弟子以至於雲海門,來攀上更高的巔峰!

葉無道可謂是躊躇滿志,甚至心高氣傲到和別人立下賭約,要在百招之內擊敗趙鴻。

但是他的所有名聲和驕傲,被衛長風一劍擊得粉碎,什麼面子都丟光了!

這位太陰門弟子躺在地上失魂落魄,眼睛里全是痛苦和茫然的神色,他甚至都不大清楚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只知道在自己劍勢最盛、最得意的那一刻,一道強橫到極點的劍氣迎面斬來,將他的劍勢徹底撕碎。

如果不是最後關頭,這道劍氣收縮了力量,否則他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雲海會館門前,鴉雀無聲!

兩名看守大門的護衛武士瞠目結舌,但更多的是欣喜和解氣。

作為雲海門徒,眼睜睜地看著別人欺上門來而只能忍氣吞聲,這種感覺絕對是不舒服到了極點,而現在所有的鬱悶全都宣洩一空。

如果不是礙於身份,兩人真的很想大聲歡呼!

趙鴻在震驚之餘,又是激動又是欣喜,心裡的一塊大石同時落地。

早在半個月之前,他就接到了慕容博用飛訊傳來的消息,知道青冥峰里有一位師弟要過來秦陽辦事。

雖然慕容博在信中說得很簡單,但是能夠得到這位長老的看重。趙鴻相信衛長風絕對不是簡單人物。

所以今天葉無道堵門叫戰,恰好衛長風趕到雲海會館,他就順勢讓後者出面迎戰,看看能不能挫這位太陰門的銳氣。

事實上趙鴻都已經做好了拚死救援衛長風的準備。也有了落敗的準備,但是萬萬沒有想到衛長風不但勝了,而且贏得如此漂亮!

這位雲海會館首席弟子忍不住握緊拳頭,沉聲吼道:「好!」

他激動之下,聲音里凝聚了真氣。落在別人的耳朵里當真是如雷貫耳!

那些坐在車廂里觀戰的少男少女們醒過神來,表情是截然不同。

有目瞪口呆還不敢置信的,有冷笑不語幸災樂禍的,也有震驚無語臉色發白的,那幾名傾慕葉無道的少女又羞又惱,紛紛縮回到了馬車裡面。

他們先前個個都看好葉無道,認為今天葉無道今天必然能夠掃雲海會館一個大大的面子,至於衛長風那簡直就是螳臂當車自不量力。

然而事實卻如同一記重重的巴掌,狠狠地甩在這些人的臉上。

但凡是有點廉恥心的,都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或者將剛才的話咽回去。

其中有一輛馬車先行離開,而後其它的馬車紛紛跟上,僅僅只是眨眼間的功夫,全都灰溜溜地消失無蹤。

他們是和葉無道一起來的,現在卻是將後者無情地拋棄掉。

衛長風冷冷地看著葉無道掙扎著從地上爬起,然後像是丟了魂般蹣跚離開,渾然不顧自己已經是衣不遮體。

他沒有絲毫的同情。


辱人者人恆辱之,如果不是這位太陰弟子太過囂張狂妄,衛長風也不會讓他如此難堪,一切都是對方咎由自取!

真要說起來。衛長風還是手下留情了,否則要他的命也是簡簡單單。

剛才那一招斬雲天用的雖然是最簡單的萬宗劍法路數,但凝聚了他十成的力量以及在青冥峰三月苦修所得,劍招劍勢已經達到了返璞歸真的境地。

本來以葉無道的劍法修為實力。如果認認真真和衛長風對決,雙方絕對沒有那麼快分出勝負,偏偏他有意拿衛長風立威,用出自己最漂亮的劍招妄圖一舉擊敗衛長風,結果在衛長風的雷霆反擊下潰不成軍。

「他輸得有點冤…」

趙鴻悄然站回到衛長風的身邊,目送著葉無道離開。惋惜地說道:「太輕敵了,回去之後估計沒人見人了。」

這位雲海會館首席弟子不加掩飾的幸災樂禍,讓衛長風莞爾一笑:「的確!」

「重新認識一下!」

趙鴻抱拳道:「雲海外門雲海會館首席弟子趙鴻,見過衛師弟!」

衛長風愣了愣,回禮道:「雲海青冥峰弟子衛長風,見過趙師兄,初來乍到還請師兄多多照顧!」

「哈哈哈…咳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