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黃雲就開始鑽研大千劍陣簡約版,凡是劍陣,這就需要黃雲選擇了,是悟龍,還是悟獸,悟龍,以後劍陣劍光則是龍形,悟獸,劍光就是獸體形態,兩者威力。。顯然悟龍比悟獸威力要大。

「悟龍還是悟獸?」黃雲盤膝坐在一山崖旁。

這山崖位於山巔,是土氏最清靜之地,也是土明平常閉關之所。

「悟龍難度高,但威力大,悟獸難度低些,威力相對也小。」黃雲沉吟著。

「悟龍吧黃雲。」天依聲音在圖騰內響起。

「嗯?」黃雲一愣。

「你要對付全仙,甚至對付封魂陣下四大霸主,就只能悟龍,難度大是大,一旦劍陣成了,那威力就嚇人了。」天依道。

「封魂陣下四大霸主?」黃雲困惑。

「嗯,全仙就是四大霸主其中一個,另外三個估計還沒逃出來,他們個個修為驚人,全仙在他們中算最弱的。」天依聲音凝重。

「你和他們。」

「立場不同,不管怎樣也將站在對立面。」

是。


立場不同!

黃雲要守護大莫域,而那四大霸主堂堂尊者,自然不會屈居人下,或者說,區區落丹宗根本不被他們放在眼裡,他們不高興了,隨手就能滅了。

「全仙是四人中最弱的?」黃雲臉色一變。全仙三魂三魄,相當於法則六分的巔峰武者,最弱?那另外三人又有多強。

「你有所不知,封魂陣下一共兩百三十凶魂,以全仙,金元,古帝,若姿四人為首。他們修為最高,生前身份也最響亮,在封魂陣下是公認的四大霸主,沒人敢違逆他們。」

「你現在修為差得太遠,落丹宗強者也不多。」

「只能忍辱負重,否則惹怒了他們,抬手就能滅了你們。」天依嘆息道,所謂槍打出頭鳥,落丹宗是大漠域唯一的玄級勢力,公認的最強勢力。那四大霸主一旦降臨大漠域,恐怕首先對付的就是落丹宗。

「忍辱負重?」黃雲咬咬牙。

怎麼忍?僅僅一個枯海,就鬧得玄武支域雞犬不寧,難道要他眼睜睜看著大漠域天翻地覆,民不聊生?

「你現在所能做的,就是儘快提升修為,盡一切可能突破,不管是境界,還是劍訣等。我有所感應,封魂陣不出一月就得消散。」天依道,他從封魂陣下逃出,對封魂陣冥冥中有著感應。

「我明白。」黃雲點點頭。臉上也出現了堅定之色。

「就悟龍。」

「王八羔子,你族內可有推演獸體的神通?」黃雲傳音問道,王八羔子懶洋洋爬在黃雲肩頭,聞言綠豆眼眯了眯。

「推演獸體?」

「嗯。最好是神龍,推演神龍,神龍一族當年也的確存在。你能推演嗎?」黃雲問道,無論悟龍還是悟獸,都必須要有其本體,或推演出的虛幻本體做參考,否則是參悟不出的。

「我推演不出,但能想象出那一頭頭大泥鰍的樣子。」王八羔子嘀咕。

「大泥鰍?」黃雲苦笑,隨後連道:「那好,你就在腦中勾勒神龍的樣子,你我建立了契約,直接以契約狀態傳遞進我心間。」

呼呼~

黃雲盤腿坐著,身上也出現了絲絲青色力量,而同時,歐陽家族傳家寶—大千劍陣玉簡也出現在手,黃雲以青色力量,精神力量同時參悟大千劍陣,玉簡上面一個個金黃古字,也一一在黃雲腦海閃爍。

「我現在唯一能依仗的就是速度,無限接近大成級,就演算法則六分的武者,也能比上一比。」

「修為剛剛突破,無法再前進。」

「那就從劍訣,劍陣入手,儘可能提升實力,我感覺風雨欲來。」

。。

隨後。

黃雲就在土氏家族住下了,日夜參悟著大千劍陣,或者說,是在悟龍,王八羔子每天都在腦中勾勒神龍的樣子,而後傳遞進黃雲心間,黃雲則依照勾勒的模樣進行參悟,悟龍!

「這是什麼龍?金黃色,一臂之長?」

王八羔子勾勒出的神龍,也就一臂之長,按照它的話說,這金黃色神龍是從他傳承記憶中找出的,具體是什麼種族的神龍,卻是不得而知了,這也讓黃雲氣得夠嗆,要知道無論參悟龍還是獸,血脈等級都直接決定他劍陣的威力。

這金黃色神龍萬一品種不好,或者血脈不純,那他不是白參悟了?

「都已經開始參悟了,罷了罷了。」黃雲嘆息一聲,隨後陷入深層次參悟中,一旦悟龍成功,那就可以直接修鍊劍陣了,到時候三劍氏的大千劍陣,三劍劍光將直接化作金黃色神龍模樣!!!

這一參悟,就是二十天,黃雲花了整整二十天,終於參悟成功,金黃色神龍全身各個部位,各個組織,黃雲心意一動就能勾勒出了,而且因為是以法則參悟的,他勾勒的神龍也多出了幾分玄妙天地氣息。

「接下來,就得修鍊劍陣了。」黃雲掏出了玉簡,心神一動,大千劍陣簡約版修鍊之法就出現了。

。。

。。。

一個月後。

大漠外域。

萬年險地,藻澤地連綿萬里,聽著就兇險萬分,無論外域武者還是內域武者,都聞風喪膽,繞道而行,即便是白天,這裡也是一片黑霧,詭異~神秘,隱隱還有黑色脹氣從藻澤地中擴散出,向四面八方席捲而去,怪異得很。

忽然。

吼!

吼!

吼~


低吼連連,就像惡魔在吼叫一樣,四周的黑色脹氣也越來越濃,最後遮天蔽日,連綿不絕,在那地底深處,一條條黑色魂魄也浮現出了,要從地底衝出,為首的一共三人,兩男一女。

那女子雖然只剩下魂魄了,可是容貌卻異常絕美冷艷,若說秦嫣是清雅淡麗的美,趙傾城是風情嫵媚的美,那這魂魄女子則是冷艷高貴的美,她的一顰一笑,都充滿了高高在上,即便只是一縷魂魄。

「金元,古帝,我三人一同發力,這封魂陣已經出現裂縫,以我三人之力,足以破了。」那高貴女子掃了掃另外兩人,淡淡道,魂魄若隱若現。

「好。」金元古帝同時點頭,隨後都看向那高貴女子,臉上也出現痴迷之色,這兩人生前就是情敵,追了高貴女子幾千年,更是不知交手過多少次,即便死後,也還是死對頭,兩人都出現了對方臉上的痴迷之色,彼此對視一眼,卻是冷哼一聲,同時轉過頭。

「那全仙倒是運氣好,找到封魂陣的一絲裂痕逃了出去。這封魂陣困了我們上萬年,我就算出去,也絕不是懦弱的逃出去,今日,必須得破了。」高貴女子冷哼一聲。

「我不僅要光明正大走出去。」

「我還要讓這封魂陣內剩下的一百五十條魂魄,盡皆出去。」

轟~

三人同時出手,法則之力迅速蔓延,那黑色脹氣中,一個個陣法符號也同時顯現了,散發著金光,抵擋著三人那龐大可怕的力量。

。。

。。。

枯海被黃雲收進圖騰的這一天。

土氏家族很多族長都親眼所見,枯海在黃雲攻勢下憑空消失了,他們當然不知道圖騰空間的奧秘,只以為枯海被黃雲打得魂飛魄散,一傳十,十傳百,傳得人盡皆知。

飄渺支域。

雪山之上,全仙青花兩人正在修鍊,魂魄脫體,吸收著天地靈氣,忽然全仙耳朵動了動,眼睛也睜開了,改名的那三十二個家族族長,其實都是他從封魂陣下帶出的跟隨者,當初他發現了封魂陣的裂痕。

就帶著兩個徒弟,二十九個跟隨者逃了出來,也有了家族改名一事。

「怎麼了師傅?」青花也睜開雙眼,困惑看了全仙一眼。

「有消息傳來,枯海死了,被黃雲殺了。」全仙皺著眉頭。

「師兄死了?」青花大吃一驚。

「他三魂兩魄,怎麼可能被區區黃雲殺了?那小子才法則三分。」震驚,不可思議,甚至。。青花覺得這只是一則傳言,一個三魂兩魄,一個法則三分,這這。。怎麼可能被殺?

「我們師徒三人修鍊的武決一樣,我能感應到他的氣息,現在。。的確感應不到了。」全仙深深吸了口氣,眼中冷芒閃爍,他卻不知,圖騰空間和外界是完全隔絕的,氣息也不可能傳出來,自然就感應不到了。

「區區落丹宗,區區黃雲,敢殺我全仙的弟子?簡直找死」全仙冷哼一聲。

「師傅。」青花看了全仙一眼,他從全仙眼中看出了濃濃的戾氣。

「吩咐下去,二十九個跟隨者全面出動,全面對付落丹宗,我要讓落丹宗在這大漠域上天無路入地無門,還有那黃雲。。活要見人死要見屍。」枯海袖袍一揮,冷冷道。

ps前面關於小成級,大成級速度,概念有些模糊了,小成級是每秒二十里,大成級是每秒五十里,大成級其實也就小成級2.5倍,不是十倍。

前面幾章錯誤我會修改下的。(未完待續。。)。。

。。。

難得有空餘時間。

立貼為證。

寫不出來剁手。

哈!(未完待續。。) 飄渺門下第九家族。

燕族府邸內。

一個個五到七歲的孩童或修鍊,或打坐,院落內一片祥和,在那院落最深處,一白袍老者看著眼前一幕,臉上也露出了欣慰笑意,正是燕氏族長—燕淵。

「我燕氏雖然排第九,可是一個個後代卻足夠努力,從早修鍊到晚,這麼下去,遲早能在飄渺支域徹底崛起。」

「還有前段時間的豪賭。」

「我和排名第十的家族一戰,直接斬殺他們族長,也獲得了大量修鍊資源,足夠這些孩子修鍊到成年了,再熬一熬,總能熬出頭。」燕淵欣慰笑道。

喝!

哈~

一個個孩童扎著馬步,汗水一滴滴流下,有的小腿都開始抽筋了,卻仍舊堅持著,那一張張小臉上也全是堅定之色,他們從小就被灌輸思想,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強大的實力才是王道,以後才能被萬人敬仰,才能娶最漂亮的媳婦。

而黃雲。。。

則是鞭策他們的目標。

「你們都知道黃雲黃宗主,他僅僅二十一歲,就是玄級勢力宗主了,統領整個大莫域,被萬人敬仰,你們一個個,只有努力修鍊,以後才能像黃宗主一樣站在大莫域巔峰。」白袍老者環顧四周,冷漠喝道。

「都給我站好了。」


「開闢丹田之前,給我好好打下肉身基礎,這將決定你們日後的武道潛力。」

聞言,一個個孩童目光盡皆亮了,弱小的軀體也再度挺直,滿是堅毅。

黃雲?

這可是他們心中的偶像,年僅二十一就站在大莫域巔峰,修為高強,身份地位更是高貴。多麼霸氣?多麼逆天?他們從小被灌輸強者的思想,都想以後變得像黃雲那樣,現在自然都努力修鍊了。

其實不僅僅燕氏。

大莫域無數家族,個個家族都如此,每一個族人都從小開始修鍊,打下肉身基礎,這一個小院落的一幕幕,只是無數家族的縮影而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