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黎簇皺著眉頭看向吳邪:「這歌,我怎麼感覺好像聽人唱過?」

吳邪看著手裡的乾果,淡淡的回答道:「那天晚上,馬日拉唱過!」

蘇莽聽著嘎魯的歌聲,臉上莫名的笑容越來越深了。 三殺慘嚎一聲。

這一戟太狠了,削了他胸腔之上至少十來斤血肉,都可以看見蠕動的內臟。

若非他反應夠快,他肯定遭劫。

三殺心中驚怒。

這林凡,真的像是天生的戰神,對於戰機的把握太微妙,簡直堪稱妙到毫巔了,兩拳一戟,就讓他重創。

且,這林凡修道根基太夯實,他一直以為,如林凡這等天驕人物,肯定是有了不得的天緣,從而修為不可思議的暴漲,所以根基虛浮,技與法粗糙。

可現在看來,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

林凡給他的感覺,就像是在死人堆中磨礪了好幾萬年的魔鬼,根本無懈可擊,想要抓住林凡技與法之間的破綻將之斬死,這簡直是在做夢。

「不錯。」林凡點評,他看着被重創的三殺,並未痛打落水狗。

三殺臉色一冷。

竟然被敵人點評,且只得到一個『不錯』的評價。

他可是威名赫赫的地下豪強,是讓諸多強權人物都畏懼的大物,這林凡,有什麼資格點評他?

「將那門古法交出,我可饒你不死。」林凡開口。

他不掩飾自己目光中的炙熱。

那門古法,他一定要得到,不容錯過。

「想要法?先殺了我。」三殺怒極反笑。

這林凡,太狂妄,自己雖然吃了大虧,可難道就這麼認為,他必敗,必輸嗎?

「好,那就先殺你。」

林凡眼神陡然陰曆,他向前攻殺而去,本就只有十丈之隔,心中殺念起,誅天就已經攻殺到三殺處。

「嘭。」

三殺陡然爆成漫天的青煙,又突兀消失了。

林凡皺眉,片刻后譏誚:「萬變不離其宗,這一招對本尊無用。」

這依舊是隱身之法,但萬變不離其宗,還是瞞不過符文之眼的窺探,能夠捕捉到三殺行動的軌跡。

林凡貌似隨意的一拳,轟殺向正東,砰的一聲,三殺被震出,臉色大變,不可思議的看向林凡,驚疑不定。

這到底是只是巧合,還是說,林凡就真的能夠窺破他的隱身?

要知道,他是殺手,本講究的就是隱藏己身尋覓機會一擊必殺。

而若是,隱身這種大手段,在林凡面前無用,他的實力會被極大的削減。

他再次化作一團煙雲散去,可沒多久,被林凡持誅天狠狠抽砸,差點將他抽得骨斷筋折,躺在地上大口咳血。

「不可能!」三殺厲喝:「哪怕是帝君這個層次的人物;都不可能這麼快的就將本座的隱身窺破。」

「呵呵、帝君不能,本尊就不能?笑話。」

林凡譏誚,他誅天向前指:「交出那古法,饒你不死。」

「嘿嘿。」三殺譏誚笑,他不在隱身,既然知曉了隱身無用,且會被林凡活生生打死,那就正面一戰。

但他高估了自己。

若是他一開始,就直接正面與林凡對抗,興許能夠讓林凡麻煩,也許能夠讓林凡有點點傷勢,但現在不可能了。

對戰三十招后,林凡持誅天將三殺斬了,除頭顱完好外,其餘部位,被林凡碾殺成了齏粉。

此時,三殺的頭顱被林凡提在手中:「給我古法,饒你不死。」

依舊還是這句話。

主要是林凡感覺,那古法,對他肯定有大用。

且,他有一種直覺,那門古法,可能沒有那麼簡單,根本不是三殺表現出的那麼粗糙,像是用蠻力與敵者搶奪戰兵歸屬。

「想要古法?」三殺譏誚,他未死呢,他可是帝者,哪怕被滅了肉軀,只要神魂不死,都可以在剎那再造身軀。

「我明白了。」

林凡點頭,右手擰著三殺的頭顱,左手之上,金光絢爛,他的指尖,出現一顆丹藥。

這是傀儡丹。

笑了笑,喃喃道:「好久未收傀儡了呢。」

三殺臉色驟變。

但之後,卻是譏誚。

他從未聽聞過,有那種丹藥能夠將帝者變作傀儡。

「哈哈哈……林凡,想要恐嚇本帝嗎?這世間哪裏有這等丹藥?」他咆哮著,很嘲弄。

林凡瞥了他一眼:「你沒聽過,不代表他不存在。」

說完,林凡就將這顆黑得發亮的丹藥丟盡三殺口中了。

將頭顱丟出,林凡拍了拍手,可以看見,這顆頭顱不停的顫抖,天塌地陷,虛空坍塌,整個天地之間,竟然瀰漫着濃郁的悲哀氣息。

好像,上天都在憐憫這三殺,堂堂帝者,可竟然淪落到傀儡。

「拜見主人。」

片刻后,三殺重組了身軀,在林凡面前恭敬跪伏。

林凡嘆息。

說到底,他還不是真正的帝者,未曾掌控帝則,沒有成就帝果,這《葯神秘典》之上記載的這等逆天丹藥,他雖然能夠煉製出,但效用卻是不能持續永久,只能短暫的七八天。

若他真正成為帝者,煉製出這等傀儡丹,是真正可將帝者變作傀儡,且是永久。

但七八天,想來也足夠了。

一切恐怖異象皆消失,林凡與三殺出現。

那個狐女,眼眸眨啊眨,她還沒有弄清楚,為何本該生死相博的兩人,此時竟然相安無事。

三殺向她飛來,她完全沒有防備心,準備開口詢問這一戰的結局,就被三殺制服了。

「你瘋了?」狐女不可思議的大叫。

林凡瞥了她一眼:「三殺,將之封印此地三百年。」

「遵命。」

三殺很老實,嚴格遵守林凡命令,狐女被封印了。

「你在此地鎮守,若敢有人來犯,格殺勿論。」

林凡開口,隨後又安排好了兩支軍團,這才一拳轟出一個深深的洞穴,進入其中。

他要抓緊時間,趕緊領悟這能夠搶奪別人戰兵的古法,若是能夠領悟成功,在這一路血殺回天人界的路上,肯定會有大用。

林凡開始領悟了,果不其然,這樁法何等諱莫高深,哪裏如三殺表現出來的那般粗淺?

當然,林凡也知曉,三殺為何使用此法時那般不堪的根源,只因,這門法條件太苛刻,就如金龍帝者的隱殺一般,需要雙武魂的妖孽,不然永遠只能在第一層打轉。

林凡笑了,他覺得,若是自己將這門法掌控了,肯定能夠戰力暴增,至少都是一個小層次。

對這一路血殺,林凡更有把握。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眼前這頭喪屍統御者,不僅是王級,所有的數值在姜明眼中更是全部都是問號,說明等級和各項數值超出姜明太多,已經超過了他可以看到的範圍。

就姜明佈置準備的所有這一切加上他們幾十號人,都不夠這個喪屍統御者一隻手殺的,他毫不懷疑,對方一眨眼的功夫就能把他的脖子給擰斷。

為什麼最終的BOSS會是這麼恐怖的存在!

姜明儘可能的讓自己的大腦保持冷靜,原以為那頭巨象就已經很恐怖了,沒想到真正的大BOSS是這頭喪屍統御者。

然而面對姜明幾十雙帶着各種神情雙眼的注視,這頭在外形上和普通人類並沒有什麼區別的喪屍統御者正一臉平靜的看着他們。

姜明在它的雙眼中可以看得到智慧,除此之外,別無他物,甚至於好奇高傲等等都不存在,就像一個智者一樣,雙眼已經看穿了一切。

「你很厲害」喪屍統御者就像正常交流談話一樣,目光看向姜明說道。

姜明見他並沒有明顯的殺意和戰意,定了定心問道「你很強。」

「我知道」對於姜明的誇獎,喪屍統御者並沒有任何情緒上的波動,似乎已經挺多了諸如此類宏偉的話,或者說姜明只是在講述一個事實而已。

「如果我的記憶是對的,我曾經應該是和你們相同的物種」喪屍統御者說道「這一點現在基本上可以證實了,從我們的外形和共通的語言上就可以看得出來。」

姜明神色微凝,沒想到這頭喪屍統御者竟然還帶有變成喪屍前作為人類的記憶,如果是這樣的話,說不定事情還有所轉機。

喪屍統御者繼續說道「那頭巨象是你們最後的目標,我只是遵循着本能來到了這裏。」

「那你來這裏是要做什麼?」姜明見它可以交流,便試探性的問道。

「你很厲害,我想找你幫個忙」喪屍統御者的態度出乎預料的好,甚至和正常人類沒什麼兩樣。

姜明卻不敢掉以輕心,皺眉問道「你想讓我幫你什麼?你都做不到的事情,我能幫到你?」

喪屍統御者神情陷入了思索,隨後說道「我還沒想好,只是提前來和你打個招呼。」

他說的話很平淡,但卻帶有一種居高臨下不容拒絕的強勢口吻。

姜明的大腦在光速運轉着,隨後說道「我可以幫你,不過有個前提,你得把那頭巨象弄殘。」

不管這頭喪屍統御者出於何種目的出現在這裏,起碼現在它並不想殺人,如果是以談條件的前提下,相互利用是最為穩妥的方式。

喪屍統御者看了一會兒姜明,頭也不回伸手指向了那頭巨象。

下一秒,那頭靜止在原地山包那麼巨大的龐然大物突然像發瘋了一樣,用自己的身體撞擊着地面和周圍的一切,如巨蟒般粗大的鼻子不停的抽打了自己的身上,甚至於捲起巨大的象牙,硬生生拔了下來,頓時腥臭的血液噴涌而出。

姜明靜靜的看着這一幕的發生,暗地裏緊了緊握住蛛王戰斧的手,這頭喪屍統御者已經在他心中劃上了深紅色的恐怖感嘆號,能夠讓一頭白銀獸變異巨象自殘,這份能力和實力絕對不容小覷,王級的喪屍統御者,當真恐怖如斯。

天台上靜的出奇,姜明和喪屍統御者對視着,其餘人都站在原地坐立不安,心中被一層陰影和恐懼所籠罩,和正在瘋狂自殘的變異巨象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人類,記住你今天答應的事情。」喪屍統御者說完,縱身一躍轉瞬間消失在了無盡的黑夜當中。

在它離開之後,天台山壓抑的令人窒息的氛圍才得到緩解,所有人不約而同鬆了口氣,有的直接腳軟倒在了地上。

與此同時,變異巨象也已經自殘的癱倒在了地上,奄奄一息只剩下一口氣。

姜明目光盯着喪屍統御者離開的方向,劇烈跳動的心臟緩緩平復下來,這頭外形和正常人類沒什麼區別的喪屍統御者,在末日這個時間段絕對是無敵的存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