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黑暗古神暴起,一字出,阿拉貢摔落!

「噗!」

倒在地上的阿拉貢立刻吐出一口鮮血,大手捂著胸口,原本潔白的肌膚被一層黑霧所腐蝕!

「什麼時候···什麼時候····」阿拉貢盯著胸前的黑氣喃喃道。

啪嗒!

這時艾克趕了過來,一會的時間也讓他恢復了不少麥基克,這還得歸功於埃爾洛的信仰。

啊——————

空中的骷髏鋪天蓋地湧來,它們尖嘯著,發出可怖的嘶鳴。

荒岩長城!

艾克咬牙釋放出了一個魔法,強烈的空虛感讓他頭昏眼花。

轟!

現實是殘酷的,荒岩長城只是一個照面就被攻破了,當然這也與艾克麥基克不足有關係。

「噗!」

正面承受了骷髏的傷害,讓艾克倒在了阿拉貢的身旁。

「艾克!」阿拉貢正想動作,卻是牽扯到了傷處,頓時癱軟在地上。

兩人相視苦笑,現在真是到了山窮水盡的時候了。

遠處的但丁有心救援,可他早已耗費了太多力量,連走路都成了問題。

卡西與納菲倒是沒事,可他們被黑暗古神的力量阻隔在了靠近純印封界入口的位置,動彈不得。

使用了獻祭的黑暗古神暫時擁有了巔峰時期一成的力量,威力可見一斑。

「去死吧!」

黑暗古神猙獰著面容,也沒有講廢話,他要這兩個小鬼的生命,然後再把他們的靈魂抽離,帶回去好好炮製一番。

咻!

一聲尖嘯起,碩大的骷髏摩擦著空氣,甚至割裂開一條條細縫。

黑暗古神臉上露出陣陣快感。

「薩帝···」艾克恍惚的望著那張熟悉又陌生的面龐喃喃道。

死亡正在降臨!他這跌宕起伏的一聲終於是要結束了嗎?

「不!!」

識海之中阿爾薩帝瘋狂的吼叫著,冥冥中他感應到了夥伴們的存在,眼前的黑暗也被一副畫面所取代!

他彷彿奪回了身體內眼睛的控制權,可那視線中的兩人卻是讓他目呲欲裂。

「他」正在動手殺死自己最親密的夥伴!

咔咔咔!

鎖鏈猶如天塹一般攔在阿爾薩帝的面前,留給他的時間只有短短的數秒!

「絕不可能!」阿爾薩帝在極端的憤怒之下忽然平靜了,他開始溝通著屬於自己的兩道規則————死亡與輪迴!

只有藉助它們的力量,自己才可以逃出生天!並拯救自己的夥伴!

偏執的意念四散而出,阿爾薩帝的意志十分堅決,處於黑暗古神控制下的兩道規則也開始有了反應。

「嗯!」

闊少來襲:情陷王牌經紀人 黑暗古神的面容忽然僵硬住了,那兩道規則消失了!

啪!

望著眼前出現的規則,阿爾薩帝有了足夠的底氣。

「謝謝你們,我的夥伴。」阿爾薩帝輕輕撫摸著規則,兩道規則亦是微微輕顫,回應著自己的主人。

「一刀,我只需要一刀!」

阿爾薩帝閉上了雙眼,右手緩緩張開,四周一顆顆黑色的沙粒忽然凝聚,化為黑刀無言的樣式。

他的心徹底沉入兩道規則之中,體會著從死亡至輪迴的歷程。

「生死一夢,三千世界幻滅!」阿爾薩帝喃喃道,捕捉到了一絲至理。

嗡!嗡!

黑刀無言恍若有靈,輕輕應和著。

呼啦!

下一秒,兩道規則融合,刀光閃爍,識海中只剩下那抹鋒芒!

修羅忌·三千世界!

一刀開天闢地,刀光如雲霞垂簾,浮現的竟是一方方人世百態!

生老病死!春去秋來!

一生百載,空餘黃土一抷!

輪迴再望,又是一茬!

轟!

刀光碎裂了,它無法承載這磅礴浩大的規則!

鎖鏈!破了! ?呼呼————

勁風習習,艾克與阿拉貢不由自主的閉上了雙眼。

滴答!滴答!

在他們的心中彷彿有一座大鐘正在行走著,時間在鐘擺的搖晃中流逝,預想中的痛苦並沒有降臨。

啪!

十幾秒后,兩人不約而同的睜開了雙眼,驀然發現眼前肆虐的骷髏消失了,而黑暗古神也化為了一座雕塑僵硬在原地。

「這···」阿拉貢微微張開嘴巴,卻吐不出一個字。

啊!!

黑暗古神動了,他一聲嘶吼驚天泣地,飽含著一種壓抑后迸發的怒焰!

「不好!」阿拉貢臉色一變。

「不!這是薩帝的聲音!是薩帝!」艾克全身興奮起來,他高聲喊著,「薩帝!薩帝!」

咻!咻!

話音未落,阿爾薩帝的身軀便扭動起來,一抹刀光憑空而現,若瀑布垂簾近百米!

刀光之內,浮華三千界,人生百態,生死輪迴,蘊藏至理。

「不!不!」

同一時間,從阿爾薩帝的體內傳出一個別樣的沙啞聲音,一縷縷黑煙被驅逐而出,在其頭頂形成了一團雲霧。

雲霧翻騰變化,最終化為黑暗古神的模樣。

雲霧的中心有一個銘文似的烙印,那是屬於黑暗古神的靈魂!

「我回來了!」阿爾薩帝仰天長嘯,手中緊握著不知何時飛出的黑刀無言,氣勢節節攀升。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黑暗古神還是沒有辦法接受現實,他的靈魂烙印竟然被一個羸弱的人類小鬼硬生生的反斥出來了,這簡直就是個玩笑!

「真正的死亡,斷絕的不僅僅是生機,還有你體內的靈魂!」阿爾薩帝喃喃道,緩緩抬起右手的黑刀無言。

呼啦啦!

風一吹,阿爾薩帝那包裹住右臂的布衣就被撕扯成一片片碎屑消散,露出底下那隻健碩的手臂。

「用你的手親自毀滅你,想來很諷刺吧。」

咔!

黑暗古神心中一咯噔,一股強烈的預感升騰起來!

危險!他有危險!

這股危險的氣息就來自於眼前這小鬼!

「你這小鬼···」

「修羅忌·弱水渡魂!」

黑暗古神才道出四個字聲音便戛然而止。

阿爾薩帝再次揮出了一刀,這一刀沒有三千世界大氣磅礴,沒有那縱橫天際的匹練刀光,唯有黯然死寂!

揮出的刀芒細小如絲,轉瞬即至,穿過了黑暗古神的靈魂烙印。

咔咔!

靈魂烙印的表面浮現出條條細縫,它們急速擴散,最終遍布整塊。

「啊···」

黑暗古神驚愕的眼神死盯著眼前的阿爾薩帝,彷彿要將其深深印刻在記憶里。

「再見了。」阿爾薩帝淡淡道,收起了黑刀無言。

弱水渡魂幾乎將他剩餘的力量耗盡了,這可怕的一刀包含了阿爾薩帝全新的領悟!

「該··死··的···我···一定···會···回來···找你們···算賬····」黑暗古神伸出雙手,朝著天空拼盡全力吼出最後一句話。

轟!

帝少追緝令,天才萌寶億萬妻 話落魂滅,天地歸於安靜。

隨著黑暗古神靈魂烙印的散去,阿爾薩帝終於掌控了那一隻右臂,毫無凝滯。

「結束了!」阿爾薩帝露出一抹燦爛的笑意,緩緩落到了地上。

「太好了!」納菲與卡西兩人跑了過來,在黑暗古神消失的剎那,他們兩人終於恢復了自由。

「黑暗古神死了?」阿拉貢獃獃的回頭向艾克詢問道。

「不!」艾克搖搖頭。

「嗯?」阿拉貢立刻戒備的望著四周。

「阿拉貢,你是不是傻!」艾克滿頭黑線,「黑暗古神已經不在這裡了!」

「你不是說他沒死嗎?」阿拉貢嘴角抽搐。

「他當然沒死!剛剛薩帝只是將他右臂的靈魂烙印給驅散了!而黑暗古神真正的靈魂之源則是在頭部!換句話說,黑暗古神的靈魂受到了損傷,可他已然存活著!」艾克道。

「我們可得小心了,要是之後那些封印之地像學院祭典一般被解封出來,黑暗古神一定會來找我們報仇!」

阿拉貢渾身一個激靈,想起了剛剛黑暗古神滿是怨毒的咆哮吼叫。

「不管怎麼說,我們贏了!」艾克咧開嘴笑著,手中白光一閃,出現了森林曼舞。

「這就是森林曼舞?」阿拉貢好奇道。

「嗯。」艾克將其豎起,輕輕摩挲著底下那枚懸浮著的橢圓形晶石。

經過了千年的修養,能源水晶吸收了足夠的力量,噴薄出濃郁的能源。

「艾克!」

周邊的戰鬥已經進入掃尾階段,沒有了佩奧利斯塔,剩下的蟲族根本不是努爾巴德的對手。

蠻古等蟲族在臨死前露出濃濃的悔意與怨恨,原來女皇早在之前就算好了他們的下場!

「諾爾?你剛才去哪裡了?」艾克看到來人後不由問道,從戰鬥一開始就沒見過這個傢伙的影子。

「呼——呼——我可是好不容易將蟲巢封印了,要不然你們早就撐不住了!」諾爾挑了挑眉頭,只是那侏儒族的模樣讓人忍俊不禁。

從一開始他就在蟲巢與牧者之森的通道連接處動作,並成功的封住了入口,使得大半的蟲族被鎖在了蟲巢中。

追愛小甜心 如若不然,剛剛蟲海的景象會更加的壯觀。

「能源水晶?」諾爾眼前一亮,一下子就瞄中了艾克手中的森林曼舞。

「是!找到了!」艾克的雙手在顫抖。

「太好了!這一次我們一定可以把愛莉喚醒!」諾爾信心滿滿道。

「黛芙妮!崔斯特納哥哥!」佩姬焦急道。

「怎麼了?」卡西走到佩姬的身邊。

「崔斯特納回帝摩達去了,他說既然沒有辦法破除詛咒,那就算是死也得和自己的族人在一起!黛芙妮也跟了上去!卡西卡西,該怎麼辦?」 軍婚蜜愛:高冷老公,壞壞寵 佩姬說著說著淚水在眼眶裡打著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