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黑暗的角落裏,一個男子撥通了一串號碼,很快另一頭傳來的聲音。

“雷鳥,怎麼樣了?”對方的身影低沉,帶着一股焦急,不過卻又努力平復,不想讓雷鳥聽出來。

“雷鳥已經順利進入,伏擊地點也已經選定,一切都在計劃之中,暗刃放心吧,蜂鳥是逃不出我的手心。”雷鳥一臉冷笑,他可是一流的特工,這件事情對於他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一定要確保夜貓不會壞事,千萬不要小看他。”被喚做暗刃的人依舊是反覆囑咐。

“不知道你爲什麼這麼擔心一個小兵痞子,他除了會那些不切實際的扣動扳機,比頭腦他什麼都不是。”雷鳥冷笑着,暗刃把夜貓的實力看的太高了,在他的眼中,他不過是一個當兵的而已。

“別以爲只有你受過特種訓練,萬事小心爲妙,這一次只許成功不許失敗。”暗刃說完,已經掛斷了電話,對於雷鳥的狂傲他已經見怪不怪了,只不過這個孤傲的傢伙,確實有着很大的本事。

“脾氣還是那麼壞。”雷鳥掛斷了電話,再一次消失在了夜幕之中,而一場陰謀再一次籠罩在雲天和潘瑤的身上。

趁着夜色,雲天這才走向宿舍,鼻青臉腫的他當然不想讓別人看到,畢竟他還是第一次如此的狼狽。

不過手心裏攥着的硬幣,卻感覺如此的親近,沒想到自己的父親竟然和天龍特戰大隊有關,這是雲天心中最開心的事情了,只不過此時,潘瑤依舊坐在桌子上,端着紅酒看着搖曳的燭光。

現在雲天對她說出了實情,而自己卻還有一個祕密,關於自己特殊的身份,也是保密條例之內的,尤其是潘瑤很清楚,現在全世界很多組織,都在尋找着她的情報,所以這件事情連她的父親都不曾知道。 ?宿舍內,雲天推開門,卻發現並沒有燈光,於是雲天伸手開燈,卻發現牛博宇坐在椅子上,木訥的看着窗外,手中的香菸只剩下長長的菸灰。

“沒吃飯?”雲天走了過來,發現牛博宇的眼圈紅紅的,很明顯是剛剛哭過,不過雲天並沒有問過他爲什麼哭,這是男人最私密的事情,如果他不主動說的話,雲天也不想知道。

牛博宇沒回話,依舊坐在那裏,這或許是他很少有的傷心吧,畢竟天性樂觀的他來說,哭對於他來說可是非常少見的事情。

既然他不說,雲天也不再問,直接去洗漱之後,雲天這才走了出來,而此時,牛博宇才把菸頭扔掉。

“聊聊?”難得牛博宇如此節約字數,於是雲天也拉過了一張椅子坐在了他的面前。

“你也是軍人的遺屬,難道你沒有想過平平淡淡的過一輩子嗎?珍惜自己的生命照顧家人有錯嗎?”牛博宇一字一句,很顯然今天那神祕人刺激到了他的神經。

一直以來,牛博宇都認爲自己很怕死,因爲他的命不能夠再丟了,否則他的母親和奶奶會有多麼的傷心,但是今天那個神祕的傢伙竟然說,如果父親在世絕對不會認他。

“沒錯,誰的命都很寶貴,誰都有選擇平淡生活的權利。”雲天搖了搖頭,牛博宇沒有錯,因爲他見到過母親和奶奶的傷心,也見過爺爺抱着遺像哭泣的那痛苦。

“那他憑什麼這麼說我?就像我爺爺說的一樣,他說我不像是牛家人,說我沒有用。”牛博宇握着拳頭,這句話可是爺爺親口和他說過的,當着奶奶和母親的面,指着他父親的遺像。

所以他不明白,爲什麼牛家人就必須要當兵,爲什麼就要衝到第一線,爲什麼就要死後連屍體都找不到,這樣難道就是牛家的規矩嗎。

“或許這就是軍人的秉性,也是軍人的執着吧。” 丹尼海格 雲天搖了搖頭,他能夠理解將軍對於孫子不成材的憤怒,他也能夠理解牛博宇對於父親虧欠母親的焦慮,他們都沒有錯。

“那你爲什麼還要當兵?”牛博宇看着雲天,他父母也是戰鬥英雄,也是烈士,難道他就沒有想過做一個普通人嗎。

“因爲我覺得那是追隨我父母的唯一道路,我相信他們的選擇是沒有錯的,所以我也想繼續走下去,替他們走。”雲天看着牛博宇,這是他的心聲,如果說他父母沒有走完這條路,那麼作爲兒子,雲天要替父母走下去。

“那你又爲什麼退役?”牛博宇看着雲天,而這句話讓雲天頓時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我承認,我後悔,這半年來我真的後悔了,所以我一定會再回去,即便是依然無法理解上級所謂的命令,但是我還是願意回去,尤其是今天,我找到了新的目標。”

雲天嘆了口氣,他不得不承認,自己確實犯了一個致命性的錯誤,那就是離開了他生活的地方,而他發現,自己也只有在軍營中,才能找到那熱血的青春,就好像頭狼曾經說過的,雲天天生就是兵,這是在孃胎裏就註定的事情。

聽着雲天的話,牛博宇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看着雲天眼神之中的堅定,很顯然他從來都沒有後悔當兵,更不會後悔成爲一個軍人,即便是血灑疆場也在所不惜。

“那你覺得,我應該怎麼辦?”牛博宇擡起頭,看着雲天,沉默了好一會的他突然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了。

原本以爲自己會安逸一輩子,過着平平淡淡混吃混喝的他,突然發現之前的生活是那麼的頹廢,而未來的路,他應該怎麼走,他真的不知道了。

“我不知道,每個人的路都在自己的腳下,未來也都在自己的手中,到底何去何從,你應該問你的心。”雲天搖了搖頭,誰都不可以爲別人準備未來的路,因爲誰都不可能永遠陪着誰,自己的路應該自己走,既然選擇,那也是自己的選擇。

雲天已經翻身上牀,渾身的疼痛卻並沒有阻止他的睡眠,因爲身體雖然疲憊,但是這頓打,已經把他打醒,而這一次,蛟龍甦醒後,他將譜寫新的歷史。

這一夜,牛博宇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躺在牀上的他,平日裏早就熟睡了,但是今夜他說什麼也睡不着。

和雲天不同的他,內心之中有一個聲音,還記得父親沒有犧牲前,就連他的吹眠曲都是軍歌,這是母親後來告訴他的,怪不得很多歌牛博宇都覺得自己沒有聽過,卻已經能跟着哼起來了。

“男兒百死報家國,願把血肉化長城。”這是牛博宇記着爲數不多的歌詞,因爲這也是父親生前最喜歡哼着的歌,而每當他回來的時候,全家一定會吃團圓飯,和爺爺對飲的父親,總是那麼的開心。

“我這輩子當兵都當不夠,我爸爸當兵,以後我兒子也絕對是一個好兵,咱們牛家以後世世代代都是軍人。”父親喝開心之後,就會抱着他說着這樣的話,而他那時候小,現在回想起來,一切都好似就在眼前一樣。

此時,對面樓,潘瑤坐在電腦前,嘴裏含着棒棒糖的她,雙手靈巧的敲擊着鍵盤,或許現在已經是夜深人靜的時候,但是對於她來說,卻是已經投身戰場了。

這就是網絡戰,不一定什麼時候就會打響,而作爲新的中國網絡領軍人物,別看她還年輕,但是從十歲開始就可以黑了學校網站的她,現在絕對是中國頂級的黑客了。

否則也不會各個國家都在試圖尋找這個神祕的蜂鳥,據說對於能夠綁架到蜂鳥的佣金,已經達到三個億美金了。

而且,這僅僅只是各個涉恐組織給出的價格,如果蜂鳥真的一旦被綁架到國際黑市,各個國家一定會蜂擁而至,畢竟只要得到她,就基本等於得到了中國網絡的鑰匙,負責編寫金盾主要程序的她,可是價值連城。

這一輪攻擊結束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兩點,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腰肢,蜂鳥依舊是一臉的微笑,這一次不僅阻止了對方的破壞,而且還利用對方的漏洞,悄無生息的種植了一個程序在對方的防火牆裏面。

這無異於把一枚炸彈放在了他的屁股之下,只要稍有動作,蜂鳥僅需打開一個程序,瞬間就可以把他們網絡中所有的電腦全部黑掉,並且提取出重要的數據。

“呼叫蜂鳥。”就在完成戰役,潘瑤準備揭掉臉上的面膜睡覺之時,突然電腦上一陣光芒閃爍,內部呼叫器在此時響了起來。

“蜂鳥收到,老鷹請講。”潘瑤無奈,再一次坐在了椅子上,看着對面的情況,這是來自於內部的呼叫。

“現在風大,老鷹要求蜂鳥回巢。”很快,對方就發來了信息,這已經是第三次要求蜂鳥歸隊了。

“蜂鳥收到,此地風小,蜂鳥安全。”潘瑤搖了搖頭,她可不願意回去。

爲了適應現代戰爭,中國招募了上百名的網絡高手,並且修建了極爲嚴密的基地,不僅有駐軍把守,更有可以防止核彈攻擊的地下堡壘,二十四小時監控把守,可謂是連只蚊子都飛不進去。

而在那裏,他們得到最安全保護的同時,生活待遇也相當的好,每個人都有單間,最現代化的電腦器材,而健身房、娛樂室、電影院更是一應俱全。

潘瑤無疑就是他們中最傑出的一個,同時在安保條例下,大家都不能和任何人提及在網絡戰中自己的代號,這樣也算是給予所有人最好的保護了。

可是自由慣了的潘瑤,卻非常的不喜歡這樣的生活,雖然身爲軍方人員,但潘瑤是不再體制之中,所以當潘瑤決定離開的時候,誰都沒有理由拒絕她的要求。

於是潘瑤就開始了另一種生活模式,白天她的乖乖女,老老實實上課,而晚上則在自己的房間中,通過網絡連接進入軍方的控制中心,和那些精銳們一起阻擊着敵人一波接一波的網絡攻擊。

而伴隨着最近網絡攻擊的頻發,以及金盾防火牆的建立,她作爲團隊核心成員,危險也越來越高,基地已經幾次試圖召集她回到保護區,但是潘瑤卻從來都不認爲有人會找到她,這就是對於電腦技術信賴的緣故所在。

再一次關閉電腦,潘瑤靠在椅子上,身處危險漩渦的時候,她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那個人,回想起今夜他的舉動,尤其是最後的嘶吼和咆哮,潘瑤覺得心裏甜甜的。

“你敢碰她我就殺了你。”這句話真是讓潘瑤小臉粉紅粉紅的,羞澀的她甜蜜的笑着,而且她也相信,如果自己在遇到危險,他還是會挺身而出。

不過這濃情蜜意終有時,網絡天才少女潘瑤,將面臨的危險是她無法想象的,因爲就在這夜幕下,一個個陰謀已經開始發酵了,而旋渦中的她和雲天,將經歷生死的考驗。 當夜色褪去,第一縷朝陽升起的時候,雲天已經睜開了雙眼,跳下牀的他準備今天的晨跑,半年沒有鍛鍊過,從昨天就已經發現,自己的身體差了很多,所以他要儘快恢復。

不過話說回來,他即便是全盛時期,也根本不是那個神祕人的對手,所以他不僅要儘快恢復,還要刻苦練習。

“你起牀了”可就在雲天穿好衣服的時候,卻發現牛博宇竟然也爬了起來,這還真是讓雲天一愣,沒想到這個平日裏能多睡一分鐘絕不少睡六十秒的超級懶蟲牛博宇竟然爬起來了。

“是啊,和你一起跑步”牛博宇點了點頭,睡眼朦朧的開始找起了衣服。

“不會吧,今天的太陽不是從西邊升起來的吧”雲天故意推開了窗戶,壞笑着對牛博宇說道。

“從今天起我天天和你一起跑步”牛博宇已經習慣了雲天的譏諷,七手八腳的穿上衣服後,立刻和雲天走出了房間。

早晨的空氣是非常的舒服,簡答的做了一下拉伸運動後,雲天已經跑入了運動場中,而恐怕這是牛博宇有史以來起得最早的一次,跟在身後的他,一跑渾身的肥肉不斷的上下飛舞。

“加油加油,保持勻速”雲天看着身後的牛博宇,這個從來都沒有鍛鍊過的傢伙,很顯然是不可能跟得上雲天的腳步,沒多一會,就已經氣喘吁吁汗流浹背了。

“很不錯,第一次竟然可以跑一圈,很棒了”雲天一臉壞笑着的拍了拍牛博宇,不過很顯然,這句話就是在諷刺他,真不知道進入軍校的時候,那些考官是給了將軍多大的面子。

“我一定可以追上你的”牛博宇臉紅脖子粗的怒吼着,不過很快,體力不支的他就趴在了地上,八百米就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恐怕按照這個速度,等我九十歲的時候你纔有希望了”雲天再一次跑過牛博宇身旁的時候,笑着說道。

“我一定可以”任憑牛博宇如何的努力,畢竟他不是神,從不運動的他,第一天怎麼可能跟得上雲天呢,只能看着雲天一圈圈的在運動場跑來跑去。

很快,二十五圈四百米的運動場已經讓雲天流了一身的汗,而就在這時,一個絕色的身影走了進來,遠遠看到雲天和攤在地上不動的牛博宇,潘瑤笑着跑了過來。

“帥哥,怎麼樣,還能跑嗎”今天起晚了一點,急急趕來後,看雲天已經是大汗淋漓了。

“當然沒問題”雲天笑了笑,於是兩個人又開始在運動場上跑了起來。

坐在場邊的牛博宇此時好像是從水裏撈出來的一樣,不過看着郎情妾意的雲天和潘瑤在他面前跑過,牛博宇也在暗想,是不是自己也應該找個女朋友刺激一下了。

可就在牛博宇還在思考的時候,原本安靜的運動場裏,竟然陸陸續續的進來了很多學生,而且百分之九十都是男生的他們,一個個開始活動胳膊做着熱身運動,但是那目光,卻從未離開過運動場上的潘瑤。

“喲喲喲,追求者聯盟出現了”感覺好似看好戲一樣的牛博宇搖了搖頭,第一校花的名頭實在是太響了,從昨天跑步的消息已經散開,這原本並沒有什麼人的運動場,今天早晨卻擠滿了人。

很快,那些男生陸陸續續的就加入到了跑步的隊伍裏來,不過基本上都是在雲天和潘瑤的身後,遠遠看着女神背影的他們,這那裏是來鍛鍊身體的呢。

“看起來大家都很勤勞啊”雲天回過頭,看着那足有上百號的隊伍,但是那憤怒嫉妒狠的目光,卻從未離開過他們的身體。

“別理他們,繼續跑”潘瑤都懶得回頭,早就知道會是這樣結果的她,已經習慣了。

“看你眼圈有些沒睡醒的樣子,要不就別跑了吧,而且今天還要軍訓呢”跑了五圈,雲天有些擔憂的對着潘瑤說道,她有些發黑的眼圈證明她的睡眠不足。

“不要,繼續跑,我可以的”潘瑤搖了搖頭,她也有她的目標,同時這次軍訓也是對於她最大的鍛鍊,因爲接下來的戶外旅遊,可是她期盼已久的。

就這樣,一路堅持的潘瑤終於在第七圈的時候停下了腳步,渾身發軟的她真的無法相信,一旁的雲天竟然依舊是精神奕奕,這可是相當於十三公里的路程,爲什麼他會沒有事呢。

“這算什麼,以前每天早起就是十公里負重越野,揹着四十公斤的武器裝配一起跑的”雲天笑了笑,照比起以前的訓練,這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好吧,看起來想要成爲狙擊手沒有那麼容易”潘瑤搖了搖頭,當聽到那四十公斤的負重跑,她頓時覺得一陣眩暈。

“狙擊手不僅很難,而且還要有天份,不過最重要的,就是需要一個非常高明的老師才能夠成爲百發百中的狙擊手”雲天笑了笑,這鷹眼可是狙擊手的最高榮譽,但即便是在狼牙特戰隊裏,也很久都沒有出現過了。

“你都不行嗎”潘瑤看着雲天,在潘瑤的心中,雲天絕對是無所不能,難道說他要做名師都不行嗎。

“我還差一點點就成了,不過這一點點恐怕幾年、幾十年都無法突破呢”雲天搖了搖頭,一直以來他很想把鷹眼拿下,但是兩年的準備後,他還不夠稱之爲百發百中的鷹眼。

狙擊手,詭兵之首,千米之外取人首級,也是一個戰隊精準打擊的重要崗位,但平時,狙擊手都配備一個觀察員,由他來尋找敵人、測算風速、制定路線,而狙擊手是按照他給予的各項資料在調整戰術。

但要成爲鷹眼,那就必須把所有的一切都完全一個人完成,同時還要快速制定進入路線、轉換射點、尋找敵人、決定打擊順序,並且還要測算風速、溼度、距離,最後在全身而退。

或許聽起來簡單,一般的狙擊手都可以做到,但是鷹眼的要求可不僅僅是精準,而是速度和概率,基本上在跑動的時候,一切都已經在腦子裏形成,來到下一個狙擊點的位置擡槍就射,完全不需要任何的停留時間,這樣說起來,就相當的難了。

“是嘛,這麼難啊”聽完雲天的講述,潘瑤的心頓時涼了半截,原本一心想要成爲狙擊手的她,光是聽到那些詞語就已經讓人感覺到頭暈了,到時候還要算出來,簡直就是不可能嘛。

“當然了,否則怎麼會稱之爲詭兵之首呢”雲天點了點頭,此時牛博宇也已經跟了上來,不過當三個人一邊聊着天一邊離開了運動場後,運動場裏的人也都散開了。

沒有人注意到,此時不遠處的一顆大樹後,一個人影就站在那裏,從雲天和潘瑤開始跑步的時候,他就已經站在那裏,雙眼更是一直看着兩個人的一舉一動,而那壓低的帽檐,讓他的真面目沒有人可以看得清楚。

“嘟嘟嘟嘟嘟嘟”伴隨着一陣軍號聲響起,這預示着大一新生的軍訓正式的拉開了序幕,大一學生齊聚在運動場中,整齊劃一的服裝,讓數千人都是那麼的精神抖擻。

雲天站在隊伍中,這種時候讓他想起了軍營的生活,每當號聲響起,也預示着新的一天到來了。

“你怎麼就一點事都沒有”此時的牛博宇可是哈氣連天,渾身痠疼的他看着雲天,他依舊是站的筆直。

“早晨留點汗,精神一整天”雲天笑着對牛博宇眨了眨眼睛,這點運動量他還是頂得住的,否則怎麼可能成爲天狼大隊的驕傲呢。

“別和他比,他就是野獸”站在雲天另一旁的潘瑤壓低了聲音說道。

“喂,你這是爲了突出你的美女的地位嗎”雲天斜眼看了看潘瑤,這個冰山美人什麼時候變得油嘴滑舌了。

“那你也要承認你是野獸啊”潘瑤吐了吐舌頭,不過她這個調皮的樣子,別人絕對看不到的。

就在這時,一個身影已經走了過來,虎背熊腰的他臉色陰沉,一步步走來放佛揹着千斤重擔一樣,陳雄今天的心情可是差到了極點,弟弟還沒有出院,父親又住進去了,而罪魁禍首,竟然就是站在隊伍中的雲天。

本能的,陳雄的雙眼就死死的盯着隊伍裏的雲天,憤怒之色誰都看得出來,而且關於光頭強和刀疤火被打住院的消息,早就已經傳遍了整個學院,誰都知道雲天這一次和陳雄幹上了。

陳雄可不同於那個沒有出息的弟弟以及那個混社會的父親,從小就當兵的他可是部隊出身,而且據說還是在特種部隊服役過的,當年剛來學校的時候,附近的小混混還很猖獗,是他一個人單挑了一羣,硬是把他們給打出了校門。

有人說那羣混混足有二十多個,也有人說他們都拎着刀棒,還有人說陳雄是赤手空拳,反正傳來傳去,陳雄的能力足以讓學生們不敢生事。 ?但是,誰都沒有想到,這個威震華夏大學的保衛隊長,竟然剛開學就吃了大虧,弟弟被人打住院了,父親也緊隨其後,尤其是這個搗亂的都是同一個人,還是一個新生。

所以,誰都知道,今天陳雄肯定是奔着雲天來的,面子下不來的他到底要怎麼收拾雲天,每個人都有着自己的猜測,而現在整天和第一校花膩在一起的雲天,自然而然的成爲了公敵。

“大家好,我就是負責大家這一次軍訓的,我叫陳雄,是本校保衛部的隊長,或許有的人已經知道我,但也有不認識的,不過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的讓你認識認識。”

陳雄站在了隊伍的面前,一臉怒容的他,最後一句明顯是說給隊伍裏的雲天聽的,而那一雙帶着怒火的眼睛,也是死死的盯着雲天。

“完蛋嘍!”這是中文系方陣中,所有人的嘆息,這一次不知道會不會殃及池魚呢。

“我這個人,獎懲分明,從現在起,做得好的獎,做的不好的罰,所以我也希望大家有一個準備,因爲我會以一個軍人的標準,嚴格的要求你們每一個人,誰要是生事搗亂的話,你們知道後果。”

陳雄的聲音嘹亮,站姿也非常的標準,不得不說他確實有一種軍人的氣勢,站如鬆坐如鐘,一舉一動都透着一股子霸氣。

不過,如果那雙眼睛不是一直都盯着雲天的話,雲天恐怕也不會那麼的反感,但既然他要報仇,雲天就要看看,他到底有什麼本事。

作爲軍人,必須恩怨分明,他弟弟搶奪在先,而他父親報復在後,這是非黑白一眼就可以辨別了,可是他卻依舊以私人感情爲首要目的,這背離了軍人的準則,所以雲天更加的看不起他了。

“現在聽我口令,稍息,立正,整理儀容儀表,不合格者,兩公里跑。”隨着陳雄的一聲口令,中文系的隊伍裏立刻一陣的騷亂,紛紛整理着自己的儀容儀表,生怕被罰跑。

不過人羣中,雲天依舊站在那裏渾然不動,對於這種初級的小把戲,作爲老兵的他,早就見識過後,所以一早就已經把一切都打理好之後,任憑陳雄虎視眈眈的走到他的面前,雲天依舊是一臉輕鬆。

圍着雲天仔細的尋找着蛛絲馬跡,但沒想到這小子所有的儀容儀表完全合格,就想故意找茬的陳雄,硬是找不出問題來,咬了咬牙的他,只有往後走了。

很明顯,這只不過是針對雲天的一個藉口罷了,簡單的檢查完所有人的儀容儀表後,陳雄又再一次的回到了隊伍的中間。

“很好,看起來大家都很有準備,那麼接下來,我們就要開始拉練了,運動場方向,四千米,出發。”陳雄再一次下達命令,這原本應該練習站姿的訓練,直接被他改成了跑步,而隨着他的隊伍出發後,其他的方陣都好奇的看向了這邊。

Www ⊙тт kдn ⊙CΟ

“隊長這是故意的吧?”哪有剛開始就跑步的,其他幾個教官都是安保裏挑選出來的退伍軍人組成,不過看着隊長的模樣,大家相互看了看後,並沒有再說什麼了。

“這小子有麻煩了。”幾個教官點了點頭,看樣子隊長就是找理由要揍他,這一次他絕對逃不掉了。

“我還沒有見過隊長髮這麼大火呢。”看着那虎背熊腰的陳雄,他的代號叫做爆炸熊,曾經作爲突擊手的他,搏擊能力絕對是非常恐怖,而且現在又是這麼大的火,幾個教官都生怕他一拳把雲天打死。

“不過那小子聽說也很厲害,光頭強和他把刀疤火都被他打到住院,原本以爲半斤八兩,可是沒想到這麼瘦弱。”幾個人搖了搖頭後,也只能感嘆,千萬別出事,就算是出事也別連累他們。

操場上,只有中文系的隊伍在奔跑着,剛剛吃過早餐不久的他們,怎麼會想到這剛一上來就這麼激烈,尤其是牛博宇和潘瑤,今天早晨可是剛剛跑完步。

“放鬆,調整步伐,勻速呼吸。”雲天一邊跑着,一邊對着牛博宇和潘瑤說道,不過很顯然,早晨八百米下來的牛博宇,跑了一圈就已經掉隊了。

不過好在,這陳雄並沒有說什麼,而是一直都看着隊伍中的雲天,別人掉不掉隊他不管,但是隻要雲天稍微慢點,他就會發飆。

“我不行了。”又跑了三圈,隊伍裏已經有一大半的人脫離了隊伍,而潘瑤此時也已經一頭的汗水,雙腿發軟的她已經有些支撐不住了。

“再堅持一下,或許這就是突破的機會呢。”雲天看着已經有些搖晃的潘瑤,一伸手直接拉住了她的小手,拖着她一步步的向前慢跑着。

“我靠,那個不要臉的竟然拉潘瑤的手!”

“太過分了,他竟然敢拉潘瑤的手!”

“我真想剁掉他的手!”

“換我啊,換我啊。”

不遠處,當看到雲天竟然放肆的拉住潘瑤小手的時候,隊伍之中立刻沸騰了起來,那可不是一般人的手,而是第一校花的小手,那如玉的小手可是多少人夢中都想牽着的,卻沒有想到雲天竟然敢在大庭廣衆下做出這樣的事情。

不過很快,教官們就壓制住了那些噓聲,雖然他們也和這些學生一樣的心情。

而云天的舉動,頓時讓潘瑤的臉頰囧紅了起來,那些噓聲也已經鑽入了她的耳朵中,潘瑤其實也沒有想到,雲天竟然這麼的大膽。

這不是他第一次牽着自己的手了,只不過上次是在逃命,而這一次卻在公共場合,雖說兩個人最近的親密已經傳的沸沸揚揚,可現在手被他拉着的潘瑤,內心可是有些羞澀了。

可潘瑤並沒有抽回她的小手,畢竟這手被喜歡的人牽着,她也會感覺到很幸福,而且如果自己現在拿回來,豈不是等於在衆人面前拒絕了雲天,那他會多沒有面子。

於是就這樣,潘瑤被雲天拉着,一步步的向前跑去,因爲這陣羞澀和激動的關係,她竟然又堅持了兩圈。

但潘瑤畢竟體能有限,即便是大半個身子都已經靠在雲天的胳膊上,但是她也無法堅持,雙腿好似灌鉛一般的她,呼吸早已經亂成一片了。

щщщ_ тт kΛn_ ¢ O

“很好,不錯,現在慢慢減速,不要一下子停下來,迅速慢跑調整呼吸,剩下的交給我了。”看着潘瑤真的突破了自己的極限,雲天也放下心來,而接下來,他倒要看看那個陳雄有多大本事。

腳下用力,雲天已經衝到了陳雄的身邊,故意一臉冷笑的看着陳雄,而腳下的步伐也越發的迅速,始終保持超越陳雄半個身子的他,很明顯就是在接受挑戰。

“好啊,你很能跑是不是,其他人休息,我陪你跑。”沒想到雲天不僅不退縮還竟然敢衝上來,於是陳雄大吼一聲後,立刻也加快了腳步。

“教官,你是不是太慢了?”雲天自然就是這樣準備的,聽着他讓其他人停下後,雲天冷笑着再一次加快了速度,雙腳如飛般,已經甩了陳雄十多米遠。

“好小子,我看你有多能跑。”沒想到雲天竟然還可以加快,陳雄立刻也加快了步伐,兩個人在運動場上,來了一場另類的比拼。

一圈圈,雲天一路領先,絲毫不給陳雄任何機會的他,永遠保持領跑二十米左右的距離,陳雄慢他就慢,陳雄衝,雲天也衝,看的其他坐在地上已經疲憊不堪的同學一個個都傻眼了。

“二十圈了,他們還不停下。”潘瑤可是一直都在給雲天數着呢,今天早晨已經跑了十三公里的他,現在又跑了八公里,卻依舊健步如飛,這實在是太恐怖了。

“那個陳雄快要受不了了,這一次雲天贏定了。”牛博宇喘着粗氣,汗水溼透了衣衫的他坐在那裏,看着運動場上的雲天,雖然他也已經渾身是汗,但是他身後的陳雄,絕對是滿地流油。

“我並不擔心雲天會輸,我只是想知道,他到底經受過什麼樣的嚴酷訓練,會變成這樣。”潘瑤坐在那裏,看着依舊快速奔跑的雲天,恐怕職業長跑運動員也不過如此吧。

“不知道,反正肯定很變態,如果那種地方帶一個月的話,我一定會瘋了的。”牛博宇搖了搖頭,不過這句話他說的有點早了,因爲他距離那個軍營已經非常非常的進了。

菸酒傷身,整天抽菸、喝酒、打牌、熬夜、泡妞的陳雄,早已經沒有了當年的身體素質,雖然憋着一肚子火,也不想在全校師生面前丟人,可此時他的雙腿已經不再聽他使喚,終於在咬牙堅持了二十二圈後,他撲通一聲的跪在地上。

“隊長,怎麼了,行這麼大禮。”前面的雲天早就看出他已經是強弩之末了,一臉冷笑的停住腳步後,向着陳雄走了過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