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黑無常走過來,對葉知秋低聲說道:

“蚩尤老婆認識九天玄女娘娘,一點也不怪啊。要知道,當年蚩尤和炎黃二帝爭天下,是敗在九天玄女娘孃的手裏……當時,蚩尤布起迷霧陣,炎黃二帝的人馬,七天七夜不辨東西,困在陣,死傷無數。是九天玄女娘娘,發明了指南車,炎黃二帝才得以突圍。後來,九天玄女娘娘,佈下門遁甲殺陣,才殺敗了蚩尤……唉,他們之間的仇恨啊,白素貞和法海的仇恨,還要大許多倍!”

葉知秋一愣:“那些遠古傳說,難道都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那麼,蚩尤老婆和柳雪,真的是死仇了。

黑無常嘿嘿一笑:“反正,大家都是這麼傳說的,恐怕不是空穴來風……”

柳雪在那邊抱着蘇珍,叫道:“知秋,快帶小太歲過來!”

小太歲不傻,知道柳雪的意思,乾脆一閉眼,把胳膊伸給了葉知秋,叫道:“割吧割吧……”(第一更) 經歷過次的割肉,小太歲已經無所謂了,他沒有痛感,只是心痛而已。!

“多謝了,小太歲!”葉知秋也不客氣,用赤元劍在小太歲胳膊割了一塊肉,飛奔到柳雪的身邊。

蘇珍也真夠倒黴的,胸骨又斷了幾根,此刻還在昏迷。

這老鬼婆,簡直是蘇珍命的剋星!

葉知秋將太歲肉切成小塊,塞進蘇珍的嘴裏:“吃吧蘇珍,吃完了好了,快吃快吃……”

柳雪握着蘇珍的雙手,全力傳功,將蘇珍催醒。

蘇珍嘴角微動,露出一個慘笑,將太歲肉嚥了下去。

小太歲也走了過來,哭喪着臉:“吃吧吃吧,要是不夠,我再割點肉下來……”

蘇珍感動,含笑帶淚。

太歲肉吃進肚子裏,蘇珍漸漸好轉。

穿越之秦夢蝶 柳雪松開蘇珍的手,說道:“知秋,把蘇珍抱回帳篷裏吧。”

葉知秋點頭,將蘇珍橫抱在懷,走向帳篷裏。

蘇珍躺在葉知秋的懷裏,依舊不老實,微笑道:“被師公抱一回,我受傷也不虧了。師公你一直抱着我吧,這樣我心裏舒服,傷好得也快。”

“再貧嘴,把你丟進鹽池湖裏,喂老鬼婆。”葉知秋笑道。

安排好蘇珍,葉知秋親自坐在帳篷門外守夜,心裏想,老鬼婆如此強悍,看來天亮以後,真的要去張飛廟看看了。

柳雪也走了出來,和葉知秋商量了一下,決定去張飛廟看看再說。

……

次日一早,蘇珍已經大好,還是個妖精模樣,笑語嫣然,搔首弄姿。

葉知秋吩咐鬼童子和黑白無常,讓他們留下來,隱藏在四周,監視老鬼婆的行動。

然後,衆人一起出發,徒步前往張飛廟。

黑無常所說的小鎮,叫做雙橋鎮,鎮有兩座古橋,因此得名。

張飛廟在鎮南,順着南北向的街道走到頭便是。

拜廟之前,葉知秋等人先在大街打聽了一下。

當地人的說法,都說張飛廟有靈驗,求子的,求財的,找對象的,生病的,受委屈的,都去張飛廟裏香。

葉知秋笑道:“看來張大將軍也不是傳說的一勇之夫,還管人間談戀愛結婚生子的事,兼職媒婆啊。”

“師公,你既然來請人家,還是誠心一點,少開玩笑吧。當心被那黑大漢知道,反過來幫着老鬼婆揍你。” 聚光燈下,請微笑 蘇珍說道。

“你既然知道,還說人家是黑大漢,全無尊敬之意?”葉知秋反問。

“我又不請他,幹嘛要那麼尊敬?”蘇珍嘻嘻一笑。

柳雪說道:“閒話打住,大家看看,要準備什麼供品吧。”

“那黑大漢貪酒,帶幾瓶酒好了。”蘇珍說道。

葉知秋卻搖頭,說道:“先不要準備什麼供品,去看看再說。如果真的有靈驗,再來鎮準備供品,也不遲。”

茅山弟子,自然不能隨隨便便地去拜神。供之前,總要驗證一下,防止鬧笑話,像唐僧進了小雷音寺一般,將黃眉老妖當成瞭如來佛祖,被耍得團團轉。

更何況,次的追風寨胡三,是前車之鑑。

衆人點頭贊成,一起前往鎮南的張飛廟。

順着街道走到盡頭,老遠看見一座廟宇坐北朝南,有前殿後院,小有規模。

來到廟前,衆人看見廟前的空地,站着百號鄉民,都在排隊,等着燒香。

廟宇一共是四大間瓦房,面是紅色的琉璃瓦,門前的抱柱,用紅漆寫着一副對聯,曰:“園謝紅桃大哥玄德二哥羽;國留青史三分鼎勢八分書。”

廟宇正殿裏,有一個白髮老者,在引導香客們香,答疑解難。

一般來說,白髮老者這樣的人,是通靈童子。

他負責通靈,將神靈的旨意說出來,指點香客該怎麼辦。

因爲神像不說話,普通的香客,無法知道神靈的意思。通靈童子,在神靈和香客之間,充當了一個媒介。

鄉下有很多小廟,都有這樣的通靈童子。

當然了,有的童子是真通靈,有的則是假通靈,騙人錢財。

葉知秋站在稍遠處,法眼掃過,不由得皺眉。

柳雪也反覆看了兩眼,低聲問道:“知秋,你看這裏的氣息……”

葉知秋搖搖頭,低聲說道:“這裏沒有神,只有鬼……好糊塗的黑無常,也不來調查一下,讓我過來,實在荒唐!”

妖氣和鬼氣,瞞不過葉知秋和柳雪。

蘇珍和幼藍都驚愕:“又是一個鬼佔神廟?”

葉知秋冷笑,說道:“等我繞到廟後,用赤元劍給他一下子,叫他裝神弄鬼騙取香火!”

“好主意。”蘇珍大笑。

爲了防止出錯,葉知秋先進廟裏再看一看。

神廟,靠西的山牆下,擺着神位和供桌。張飛神像有七尺高,立在神龕之,相貌威武,栩栩如生。

葉知秋仔細看了兩眼,轉身退出,帶着大家來到神廟後牆,算定了神像的位置,將赤元劍拿了出來。

香客們都在廟前,後牆這裏沒有人。

忽然間,牆角下一溜陰風盤旋,有個尖細的聲音低低叫道:“何方狂徒,敢來本將軍神廟裏放肆!?”

真是心到神知,葉知秋還沒出手,人家知道了!

難怪當地人都說靈驗,果然靈驗。

葉知秋冷笑,暫不動手,說道:“孽障,佔據神廟冒充神靈,騙取一方香火,享受血食,還敢說我是狂徒!?”

“荒唐,我便是張翼德本尊,何來冒充之說!”那個聲音說道。

葉知秋哈哈大笑,問道:“既然是張翼德本尊,爲什麼不敢現身?鬼鬼祟祟低聲下氣,豈是張翼德的做派?”

張飛是三國時期的第一火爆脾氣,如果真的是他,恐怕早和葉知秋開打了,還廢什麼話?

“無知狂徒,你懂得什麼?如果本神白日現身,必然驚擾一方黎民。你若是不信,今夜裏再來,我叫你知道本將軍的神威!”那個聲音說道。

“怕夜裏再來,你已經躲進某個王八洞裏了!”葉知秋冷笑,赤元劍向着陰風一指:“聽我敕令,赤元出鞘!”

劍氣射出,錚然作響。

那陰風知道厲害,嗖地一下穿牆而過,逃回神廟。(第二更) 但是葉知秋現在道行精進,劍氣也能穿牆,竟然直透神廟之。品書網

衆人只聽見神廟裏咕咚一聲,似乎是神像倒地的聲音,然後,傳來通靈童子和香客們的哇哇驚叫聲!

雖然隔着牆,大家看不到神廟裏的場景,但是那種混亂局面,可想而知。

葉知秋哈哈大笑,又連發數劍,這才收起赤元劍,罵道:“孽障,白天人多不好下手,等到今天晚,我來拆你的鬼廟,叫你知道拆遷隊的厲害!”

這兩天抓捕蚩尤老婆,接連失利,還弄得蘇珍等人傷痕累累,小太歲連番割肉。所以葉知秋心裏不痛快,拿這裏的老鬼出火撒氣。

找一個出氣筒,也不容易啊。

大罵過後,葉知秋等人揚長而去,回到鎮,找飯店吃飯。

在飯店的包廂裏,蘇珍一邊吃菜,一邊問道:“師公,你真的打算在這裏住下,等到晚,收拾那個老鬼?”

“怎麼,你心痛那個老鬼啊?”葉知秋喝了一口酒,問道。

“切,他又不是我那貼心暖心知冷知熱的小白臉師公,我幹嘛心痛他?”蘇珍挑眉翻白眼。

葉知秋被再一次打敗,瞪了蘇珍一眼,低頭吃菜。

柳雪說道:“張飛請不來,我們只有靠自己了……知秋,我們今晚返回葫蘆池,再對付老鬼的時候,只帶着秦毛人好,讓蘇珍她們遠離,免得她們再次受傷。”

葉知秋點頭:“從昨晚的戰鬥來看,我們兩個人聯手,還是佔據風的。只要堅持下去,一點點地消耗老鬼婆的修爲,總有一天,可以幹掉她。”

柳雪想了想,說道:“我想在葫蘆池四周,佈置陣法,利用陣法的威力,限制老鬼婆的修爲。但是那樣的陣法,佈置起來很複雜,耗時很長。我擔心老鬼婆會逃跑,而不會坐以待斃。”

正說話間,有人在外面敲門。

葉知秋打開房門,卻沒見人影,只有一道陰風鑽了進來。

“範八爺,你怎麼來了?”葉知秋陰陽眼掃過,知道來者是黑無常。

黑無常現身,咧嘴笑道:“我聞見酒香來了,怎麼樣葉老弟,有沒有去張飛廟裏看過?”

“你還好意思說!”葉知秋沒好氣地哼了一聲,說道:“這張飛廟裏,根本沒有張飛,而是一個老鬼在裏面冒充。幸好我機靈,及時察覺,沒有進廟拜。否則,茅山派的臉丟在這裏了!”

“啊,有老鬼冒充張飛?”黑無常大吃一驚。

蘇珍給黑無常倒了一杯酒,笑道:“無常爺要是不行,自己過去看看,明白了。”

黑無常愣了一下,喝了杯酒,皺眉說道:“不會呀,大約一百年前,我公幹路過這裏的神廟,親眼看見張大將軍坐堂問案的……”

“把老鬼看成張飛,無常爺,你的眼還不如屁……”蘇珍嘿嘿一笑,將後面的一個‘眼’字忍住了。

黑無常臉色一紅,說道:“我發誓,當時絕對沒有看錯。據我看,這裏面有蹊蹺。等我再喝兩杯,去神廟看看。”

葉知秋點頭,讓蘇珍斟酒。

黑無常連喝了三倍,起身告辭:“大家在這裏等我,我去去來!”

“等你來,繼續喝酒。”葉知秋說道。

黑無常咧嘴一笑,化作陰風,鑽出了窗戶。

葉知秋等人繼續喝酒,聊天。

蘇珍不勝酒力,喝得面帶桃花,嬌豔無,醉眼朦朧地說道:

“黑無常信誓旦旦地說沒有看錯,可我們看到的,卻的確不是張飛……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難道這裏,當年的確是張飛,現在張飛走了,被老鬼趁虛而入?”

“別多想了蘇珍,黑無常是冥界的執法老鬼,等他將冒充張飛的傢伙抓來,一問便知。來來來,喝酒喝酒。”葉知秋舉杯。

蘇珍也舉起酒杯,搖搖晃晃地壞笑:“師公沒安好心,想把我灌醉了,然後非禮我,對吧?”

“那你不喝。別醉得不省人事,被他人佔了便宜,卻把帳記在我身。”葉知秋鬱悶。

辣手總裁VS帶刺校花 柳雪看着蘇珍和葉知秋鬥嘴,笑而不語。

十幾分鍾以後,窗外陰風一動,黑無常帶着一個老鬼鑽了進來。

幼藍急忙關窗戶,守在窗前。

黑無常現身,對那老鬼喝道:“還不快見過柳姑娘和茅山葉大師!”

“老鬼張嘯天,見過柳姑娘,見過葉大師。”那個老鬼慌忙施禮,長揖到地。

這老鬼的本相,大約六十來歲,頭戴瓜皮帽,腦後留着獨辮,穿着一套青色的長衫。看面容,也很清瘦,似乎是個儒者,或者私塾先生的模樣。名字叫張嘯天,威武霸氣,跟他的相貌卻不大般配。

葉知秋點頭,笑道:“哮天?嘿嘿……我且問你,在張飛廟裏冒充神靈的,可是你?”

“老鬼罪該萬死!”張嘯天再次施禮。

葉知秋繼續冷笑:“在神廟後牆外,罵我狂徒的,也是你嘍?”

“老鬼有眼無珠,不識葉大師法駕,多有衝撞,實在該死!”張嘯天說道。

葉知秋點頭,說道:“既然你口口聲聲認錯,那麼衝撞我的事,可以不追究。但是你冒充張翼德大將軍,佔據神廟享受香火,又串通童子騙人錢財,這個怎麼說?”

張嘯天不慌不忙,說道:“老鬼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冒充張大將軍。之所以對外宣稱是大將軍本尊,那也是張大將軍的授意。”

葉知秋一愣,看了黑無常一眼。

黑無常微微點頭,示意老鬼所言非虛。

葉知秋皺眉,問道:“張翼德性烈如火,又怎麼會授意你,冒充他的名字,在這裏享受血食香火?當有什麼玄機,給我仔細說來。”

張嘯天看了看大家,說道:“老鬼遇見張翼德大將軍,已經有百年以了。那時候,大將軍憐惜老鬼正直勇猛,所以讓我留在這裏,藉着他的威名,享受香火,並保佑一方黎民……”

葉知秋哈哈一笑:“老鬼別撒謊,你這屁沖天的樣子,還正直勇猛?都有什麼勇猛的往事,說給我聽聽!”

老鬼張嘯天看看柳雪和蘇珍等人,非常爲難,紅着臉說道:“柳姑娘等人在此,老鬼不敢說……”(第三更) 蘇珍不以爲然,撇嘴道:“切,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所以不敢說?不用扭捏了老鬼,你敢說,姑奶奶敢聽。品書網 ”

“老鬼不敢說。”張嘯天的老臉更紅了。

柳雪可不像蘇珍這麼女漢子,站起身說道:“好吧,我們迴避是。”

幼藍很聽話,起身跟着柳雪走。

蘇珍無所謂,大馬金刀地坐在那裏,是不走。

柳雪一回頭,把蘇珍扯了起來,又對小太歲說道:“少兒不宜,小太歲也跟我出來。”

小太歲和蘇珍這纔不情願地起身,走出了包廂,去外面的大廳裏等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