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點了根煙,司機大叔惆悵的吐著煙圈說道:

「因為,只要我開的夠快,悲傷就追不上我。」

……

到達秦家之後。

林天恆身上一分錢沒有,所以他準備喊秦嵐妃付車費。

只是秦嵐妃都還沒開口詢問多少錢,司機大叔在他們兩人下車之後,就踩著油門直接離去了。

依稀間。

林天恆聽到了司機大叔狼嚎了一句:

「終於你做了別人的小三,我也知道那不是因為愛,城市的夜晚如此的燦爛,只是沒有你在身邊陪伴……」

……

躺在房間內,秦家的醫護人員,立刻用著最好的藥品,來給林天恆治療。

其實作為玄級初期的強者,林天恆身體的自愈能力,已經非常可怕了。

像他右手上的這種皮外傷,哪怕沒有藥物,修養個一兩天,自己也會癒合。

當然了,有藥物的幫助更好。

林天恆很可能明天一早,差不多就應該能夠恢復個七七八八。

最後一個離開林天恆房間的是秦嵐妃。

她轉身,突然曖昧的笑道:

「現在你手不方便,如果有需要,記得找我~」

知道秦嵐妃是在挑逗自己,林天恆也毫不示弱的舉起了左手。

替嫁嬌妻:偏執老公深入寵 林天恆表示:

真男人,哪怕一隻手,也可以完成那光榮的使命!

秦嵐妃走後不久,林天恆便準備入睡。

只是耳邊傳來的細微碎裂聲,讓林天恆不禁眉頭皺了起來。

要是不趕緊找個鑄劍大師,把墨麒麟的獠牙給鑄造成武器,那最多三天,這件寶貝可就真的廢了。

雖然已經讓秦旭陽去辦這件事情,但林天恆還是很不放心。

畢竟這年頭熱武器更加吃香。

所以要找到一個鍛造技藝超群,而且還擁有不俗實力的大師,可不是件簡單的事情。

疲憊不堪的林天恆,就這麼憂心忡忡的睡著了。

……

次日上午。

一道撕心裂肺的吼叫聲,將林天恆給吵醒了過來。

「女俠饒命啊!我只是偷了你一個電瓶,你可千萬別殺我!」

「呵呵,你是只偷了我一個電瓶,但你卻毀了我整部愛車!修理場的師傅都說了,修好這部車的代價,要比買一部新的更貴!」 殷萬生不比殷瑤依,他能來這裡,自然是聽說過姜雲卿的一些事情的,先不說當初大燕京中的那些事情,就說姜雲卿在赤邯攪弄的那些風雨,隨著安俞關外的那一戰早已經傳揚開來。

姜雲卿一手擺弄赤邯朝政,推女帝魏寰上位,后與魏寰翻臉大戰安俞關外,此事早已經在外界鬧的沸沸揚揚。

多少人在驚奇這般奇女子,又有多少人在暗中打探姜雲卿當初在赤邯的事迹。

光是那些流傳出來的,就足以讓世人震驚。

殷萬生當初在赤邯便留的有人,所以他比旁人知道的更多一些。

姜雲卿雖說和赤邯那位女帝大戰過一場,甚至於險死還生,看似早已經撕破了臉,可實則她如今卻頂著赤邯皇太女的身份,手中更是握著能讓赤邯那魏帝都忌憚的東西。

這般人物,得罪了絕無好處。

殷萬生緊抿著嘴唇攔住了殷瑤依后,這才沉聲說道:「姜雲卿,我無意與你為難。」

姜雲卿嘲諷:「是嗎?」

想要她身下皇后之位,還想讓她退位讓賢將男人送出去,這還叫無意跟她為難?

殷萬生聽出了姜雲卿話中嘲諷,他卻未曾動怒,只是繼續說道:「我知曉你不信我的話,可是我的確無意跟你為難。」

「我是璟墨的外祖,哪怕這些年關係不甚親近,可是我也想著他能夠越來越好。」

「依兒性情衝動,為人也不夠嫻雅,心計謀略、手段心性更是樣樣都不如你。」

「璟墨將來是有大造化的人,而且我看得出來,他雄心壯志,這大燕皇位絕非是他的終點,如他這般之人,需要的是一個能夠和他並肩而立的妻子,而也只有如你這樣驚世絕艷之人才是最為適合他皇后之位的人……」

殷瑤依急聲道:「阿爺!!」

她臉色焦急,氣得臉都有些扭曲。

阿爺怎麼這麼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

而且他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姜雲卿才適合表哥,那皇后之位非她莫屬?

阿爺之前明明說過的要讓她嫁給表哥的!!

殷萬生卻是掐著殷瑤依的手,沒理會她急變的臉色,沉聲對著姜雲卿說道:

「我和璟墨這些年並不親近,可是卻也知道璟墨的性情。」

「他一旦認定了一個人,就算旁人再用什麼辦法,他也絕不會改變心意,而且我如果故意與你為難,或者是傷及了你,他恐怕絕不會念及那點血脈親緣,到時候連我們之間的這點祖孫情誼怕是也會耗了個乾淨。」

「我沒那麼蠢。」

南疆的情況也由不得他犯蠢。

姜雲卿聽著殷萬生的話,微側著頭看著他道:「所以?」

殷萬生沉聲道:「所以我不會讓依兒跟你爭奪皇后之位,也絕不會動你,我南疆所求的只是一個妃位。」

「只要你肯讓依兒入宮,答應我絕不主動出手加害於她,我願意用整個南疆給她做嫁妝。」

天道圖書館 「從此往後,南疆所有人任由大燕驅使,他日璟墨劍鋒所指,便是我南疆利刃所在,你們夫妻二人可得我南疆所有助力。」 權少的貼身翻譯官 ?小偷慌得一比。

他只是為了愛情,去伸了一次手。

但是他做夢都沒想到,自己伸手的對象,居然是徽州省最牛家族的大小姐。

要是早知道秦嵐妃身份這麼恐怖,哪怕是打死小偷,他也不敢去偷秦嵐妃的東西呀!

但秦嵐妃可管不了那麼多。

她最心愛的車子,被這個混蛋給弄報廢了。

如果不把這個混蛋給弄報廢,秦嵐妃心裡的怒火實在消不下去!

「出什麼事情了?」

伸著懶腰的林天恆,從房間走了出來。

院子里的那個小偷,在看到林天恆之後,彷彿是看到了散發著光芒的天神。

顧不得什麼面子,小偷立刻撲了過來,跪在林天恆面前哀求道:

「英雄救命呀!這個女人瘋了,我就是偷了她一個電瓶,她卻想要殺了我。」

「哦。」

林天恆不咸不淡的一個「哦」字,讓小偷頓時蒙圈了。

但等了這麼老半天,好不容易看到除了秦嵐妃之外的第二個活人,小偷怎麼可能輕易放棄。

所以他繼續哀求道:

「英雄,只要你願意救我,不管什麼代價,我都會答應你!」

態度挺誠懇的。

林天恆想了想,說道:

「那你陪她一輛新車吧。」

新車?

面露為難的小偷,弱弱的問道:

「新的自行車行不行?」

……

林天恆聳了聳肩,表示自己已經給你出主意了。

要是你做不到,可怪不得別人了。

剛好路過的秦旭陽,看到林天恆起床之後,連忙關心的問道:

「恆少,你的傷勢恢復的怎麼樣了?」

撕開手上的繃帶,林天恆舉起來看了看,輕笑道:

「差不多了,本來就不是什麼大傷。」

雖然現在林天恆的表情看上去挺輕鬆的,就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但昨天晚上的情況,可是萬分的危機。

當時要是林天恆,再多握住墨麒麟的獠牙一會兒,他的右手,很可能就真的廢了!

「快進鍋里去!快點!」

「大姐,你這鍋下面,可是燒著大火呀!」

「我知道呀,不然我讓你進去幹嘛?而且,誰是你大姐呢,把我叫的這麼老,你是嫌我火燒的不夠旺嗎?」

「我進去沒問題,但是你能不能幫我加幾個大冰塊,不然好熱呀。」

「冰塊是加不了了,但我可以幫你加點佐料!」

……

其實秦嵐妃只是看上去暴躁,內心還是很善良的。

總裁的天價寶貝 但這次她實在是氣的不行。

所以要是不懲罰一下這個小偷,她實在熄滅不了心頭的那股怒火。

畢竟那輛法拉利,可是她靠著自己賺的第一桶金,以及秦旭陽補貼的一千多萬,才買到手的……

反正不管怎麼說,這輛車對於秦嵐妃來說,非常具有紀念意義。

林天恆和秦旭陽,都知道林天恆肯定不會殺這個小偷的。

所以他們兩人,便也沒有摻和這件事情。

而是選擇了坐在了院子內的小石凳上,聊了起來。

在昨天晚上,林天恆和洪磊的一戰之後。

秦家的地位,再也無人敢去撼動。

畢竟在秦家的背後,可是有著一位,一棒子就能捶死玄級中期的恐怖大佬,在護著秦家。

所以他們這些小螻蟻,知道自己唯有臣服,才能苟活於世。

不過林天恆最關心的,還是鑄劍師的消息。

墨麒麟的獠牙。

這得是多大的機遇,才能得到的至寶呀!

要是看著如此至寶,慢慢凋零在自己面前,林天恆估計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人生最大的痛苦,不是你得不到。

而是在你得到之後,卻又失去了。

看得出來林天恆很著急這件事情,所以林天恆也在發動所有的人脈,在幫林天恆尋找合適的鑄劍師。

至於林天恆為什麼要找這樣一個人,秦旭陽則是沒有過多詢問。

畢竟做手下的,用心去幫主子辦事就好了。

至於主子為什麼這麼做,則不是他該操心的事情。

「除了我們秦家之外,其他家族現在也在動用著全部的關係,在幫恆少你尋找合適的鑄劍師。但……」

秦旭陽後面的話沒說出來,轉而深深的嘆了口氣。

秦旭陽即便沒說完這句話,但林天恆也能猜到他想說些什麼。

鑄劍師,肯定是很容易找到的。

畢竟只要你錢到位了,有的是人來搶著幫你辦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