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龍江望着老姐摸着美容院一切,小心翼翼極端珍惜的模樣,成就感滿滿。

“咦?小江,你怎麼哭啦?”

“沒啊,誰哭了,我是高興的,對了,先別告訴咱爸媽!”

“爲什麼啊?”


不爲什麼,在老媽眼裏,自己依然是那個調皮搗蛋的小頑童,猛然轉變,怕老媽接受不了,反而擔心自己學壞,得些不是好道來的錢物,反而擔心更甚。

龍柳早熟,轉眼便猜到原因,停止了轉圈,美滋滋坐在一張按摩牀上,點頭道:

“好吧,我答應你,不過剛纔聽大偉說,你是怎麼發現那個警察有牙病的?”

龍江得意笑了,剛開始和姐姐說自己會氣功,老姐打死不信,親眼看到自己爲那個黑胖婆娘治病,眼見白魚異能恐怖的恢復皮肉速度,她終於信了,但還有些疑問。

“老姐啊,我見那個肉瘤腦袋警察說話牙總出血,按劉伯的醫書上講,肯定牙周有問題,加上他不時地捂着左腮幫子抽冷氣,那不是牙疼是什麼?”

“就顯你聰明!”龍柳得意地白了小弟一眼,又擔心道:

“小江,都說發功耗費元氣,傷身體的,你剛纔治病沒事吧?”

“姐,沒事。你老弟身體那叫一個棒!那個黑大媽胸前黑麪袋,我弄好了一個,留下一個,你老弟聰明吧,怎麼也得防一手!”

龍柳臉一紅,啐到,什麼黑麪袋,扭身上樓,高高興興規劃未來去了。

龍江嘻嘻直樂,揹着老姐掏根菸,偷偷吸了口,美美吐出,倒在一張鋪着白色牀單的治療牀上,滿意地打個哈欠,伸了個懶腰。

姜風那黑胖老婆滿身黑肉,和自己倒有一拼,奇就奇在,就連胸前兩個面袋皮膚也是黑的。

白魚恁是強大,短短几十分鐘,不僅治療好了美容傷口,而且將原來裏面填充的亂七八糟東西,順着傷口排了出來。

姜風親眼看着見自家老婆胸前破破爛爛的破面袋,慢慢變成了二十歲纔有、充滿彈性的黑饅頭,自然欣喜異常。

他緊緊握住剛剛從手術室出來,穿着白大褂帶着無菌口罩的龍江和龍柳的手,高興的不知說什麼好,連連承諾,第二天打款,二十萬,一分不少。

扯,鬼才要你二十萬。剛下聽老姐說,盤下這個美容院,三十萬都不止,自己已經佔了大便宜,人不能太貪婪。

最後好說歹說,劉律師又引經據典,滔滔論證計算,龍江才報了老姐卡號,勉強收了十萬,答應休息二週後接着治療。

和公安打交道,尤其是肉瘤腦袋這號人,自己不得不防。

姐弟二人關好門面,拉門落鎖,打輛車,高高興興回了前進老街六分廠簡陋的家裏。


大黃依然熱情地撲上來,嗚嗚叫着,左舔舔龍江,右聞聞龍柳,大半夜的,雀躍不止。

老爸剛剛巡邏回來,累的一身熱汗,邊燙腳邊看着老畢主持的星光大道,不時還哼哼幾聲,老媽藉着昏暗的燈光,認認真真整理着明天顧客要來取的衣物。

不知怎麼,見過美容院和瑤池顯貴大款們的奢華,看到老媽老爸過的操勞簡樸的生活,龍江心裏很不德勁,怎麼以前沒發現呢?

“爸、媽,我們回來了。”兩人一前一後熱情地打着招呼。

龍江給老爸倒洗腳水,龍柳幫老媽整理衣服,日子如平常一樣平淡。只是,在姐弟心目中,隱隱藏着一份天大的喜悅。

“吃了沒有,你倆?”老媽關心問道。

“早吃過了。”異口同聲回答。

“老媽,我的工資上交。”龍江交給老媽兩千元錢。從黃毛那弄的九千塊錢,給陽痿三千,交老媽二千,自己留了一千,剩下都給了老姐作爲啓動資金。

孔若華眉開眼笑答應着,包在一個補丁布包裏小心翼翼收好,龍江知道,老媽捨不得花一分,肯定給自己攢着上學了。

藉口向劉伯學了新的按摩手段,龍江爲老爸老媽分別調理了身體,老爸有頭疼病,老媽有關節炎,相信今晚,他們能睡個好覺。

奇怪的是,虛擬屏幕顯示:“消耗善能2400點,獲得善能4500點”。

老媽老爸身上,爲什麼善能這樣多?而肉瘤腦袋和劉律師身上,爲什麼這樣少?

龍江來不及過多思考,摟着枕頭,沉沉睡了。

……………………

第二天上午,柳原市創業區最繁華的商業圈,三灣路瑞豐商場旁,一座拔地而起的三十層大廈高高矗立。

三樓一間豪華辦公室內,一名身穿緋色限量版衫裙,耳戴白色和田玉墜,氣質高貴,儀態端莊的年輕高挑女子,滿臉不喜,坐立不安,正是夏家唯一的大小姐,夏玉兒。

兩天前的美容事故痕跡絲毫不見,夏大小姐無論膚色還是精神,反倒大勝從前。尤其是,胸前兩個調皮的小兔子,似乎有了些許變化。

這還是早晨起牀,保姆莊姨服侍換胸衣時發現的。原來的咪咪罩有些緊,連換了好幾個,都勒難受,最後換了表妹高玲玲一次遊玩無意扔在這的一件,方纔勉強合體。

夏玉兒有潔癖,不願戴別人衣物。

派琪姐上街買了幾件德國黛安芬文胸回來,一試,夏玉兒才赫然發現,不是自己胖了,而是最煩惱的那個部位,竟然無聲無息地長大了,而且足足有半個型號!

……

“琪姐,那個死變態還沒聯繫上嗎?”

鄧子琪無奈地聳了聳肩,兩顆飽滿緊跟着晃了晃:“大小姐,都打了無數遍了,他留個小靈通號碼,要知道,這種古董現在可不多見。”

夏玉兒輕咬嘴脣,眼前又出現了那晚尷尬的一幕,不,應該是尷尬的整夜。自己玉潔冰清的身體,竟然給那個小無賴看了又看,摸了又摸!

而且,更離奇是,凌晨時分,自己竟然對那個黑皮小無賴,竟然出現了“那樣”的情況。

聽自己最好的朋友,京城四大美女裴靈說,那個部位,只有男人摸才能迅速長大,這是真的嗎?琪姐的就很大,難道天天晚上有男人……?

哎呀,我都想什麼亂七八糟的?夏玉兒滿臉紅暈,打滿空調的豪華辦公室內,身體卻一陣陣發燙。 「哦,這個謝特真狡詐,原來他在這個停車場還放了一輛車子呀!他肯定要去什麼秘密地方吧!」黃富驚嘆道。

「嘿嘿,他沒想到我們暗中跟蹤他吧!」江帆笑道。

兩人悄悄地跟蹤著謝特的黑色轎車,半個小時后,謝特駕駛車子出了休克城區到了郊區。「我靠,這傢伙到郊區了,難道他在郊區有個秘密基地?」江帆驚訝道。

「我想肯定是什麼軍事基地吧!」黃富猜測道。

兩人繼續跟蹤謝特,大約一個小時候,前面出現了一座山,謝特的車子在山前停下了。江帆看到了山前面有警示牌子,上面寫著:「軍事禁地,嚴禁進入!」

「哦,果然是軍事基地。」江帆道。

「看來我們要尋找的太空衛星分布圖和衛星製造圖就藏在這軍事基地的!」黃富道。

「我靠,這個謝特真夠狡詐的,竟然把這些機密的東西藏在軍事基地了!難道他所有的財產也藏在軍事基地了?」江帆道。

「呵呵,肯定是的!這裡是最安全的,試問那些小偷怎麼能進入軍事基地呢!」黃富笑道。

三聲喇叭聲后,山上大樹移動了,露出一個高五米,寬六米的隧道,謝特駕駛車子進入隧道,隨後山上大樹移動,隧道被掩蓋,一切彷彿沒有發生一樣。

江帆和黃富立即從地下遁入隧道之中,兩人悄悄尾隨著謝特的車子,大約十多分鐘后,謝特車子停下了。車門打開,謝特從車子面走了出來,立即有一名軍官模樣的人跑到謝特面前,行了一個軍禮道:「總統閣下,您來了!」


「嗯,我要密室取文件,請打開密室!」謝特道。

「是,的總統閣下,請稍等片刻。」那麼軍官道。

片刻之後,隧道牆壁上緩緩裂開,露出一個高兩米,寬三米的隧道,謝特進入隧道。大約五分鐘后,前面出現了一排的鐵門,謝特走到第三號鐵門前停下。

鐵門前是密碼盒子,謝特用眼睛望著密碼盒子,轟隆隆一聲,鐵門打開了。「我靠,這個鐵門是瞳孔密碼鎖!」黃富驚嘆道。

謝特進入鐵門,裡面是一間大約二十多平米的房間,謝特走到牆壁前,按下牆壁上的機關,吱的一聲,牆壁裂開,出現保險柜。

江帆一眼就認出這個保險柜和東烏國的天皇保險柜是一模一樣的,這是世界上十分先進的保險柜,一般人是打不開的。

謝特總統又是輸密碼,又是指紋,保險柜門打開了,片刻之後,他從裡面拿出一文件袋,打開文件袋翻閱了一會兒,然後合上文件袋,隨後立即關上保險柜。

「帆哥,這傢伙拿什麼文件呀?不會是西國太空衛星分布圖和製造圖吧?」黃富悄聲道。

江帆搖頭道:「不是,是有關西國軍事上行動的方案,是針對沙特國的軍事打擊方案,與我們無關。」

謝特關上保險柜后,按下按鈕,吱的一聲,牆壁合上,他立即轉身出了房間。謝特走後江帆和黃富立即從地下冒了出來,「我靠,這傢伙真狡詐,所有錢財和機密都藏在這麼隱秘地方,誰能找得到呀!」江帆感嘆道。

「呵呵,謝特前身是做間諜的,他當然是狡兔三窟的!」黃富笑道。

江帆走到牆壁前,按下按鈕,吱的一聲,牆壁裂開,露出保險柜,「嘿嘿,謝特的保險柜和東烏國天皇的保險柜是一模一樣的!」江帆笑道。

「嘿嘿,他的保險柜再高級也擋不住茅山開鎖咒!」黃富笑道。

江帆手捂著保險柜的把手,默念茅!山開鎖咒,用力一拉,保險柜門被打開了。「我靠,裡面的財寶東西真不少呢?只是沒有東烏的天皇珍藏那麼豐富而已!」黃富道。

「雖然抵不上東烏的天皇,但是這裡財物價值也值幾百個億了!」江帆笑道。

「嘿嘿,這麼多鑽石和金磚,還有我們華夏國的文物,哦,這裡還有現金支票!」黃富驚呼道。

「小富,你快尋找西國太空衛星分布圖和製造圖,我來沒收這些財產!」江帆笑道。

「帆哥,你也分一點給我吧!」黃富道。

「好吧,這些現金支票就給你吧,大約有幾十億西元,你收穫也不錯了!」江帆把一疊現金支票放在黃富面前。

黃富一把抓去現金支票,笑道:「哦,幾十億西元,我可以在西國購買企業做董事長了!」

黃富收起現金支票后,他立即翻閱保險柜里的文件袋。江帆拿出乾坤袋,把那些鑽石和金磚,還有一些文物收進了乾坤袋中。

「哦,找到了西國太空衛星分布圖和製造圖了!」黃富興奮道。

「哦,我收起來!」江帆立即把黃富手上的西國衛星分布圖和製造圖收入乾坤袋中。

「帆哥,這裡是西國的衛星控制基地,我們只要炸掉這個基地,他們的太空衛星就成了無人控制的野衛星了!那西國軍事衛星防禦系統就徹底癱瘓了!」黃富壞笑道。

「嘿嘿,那我們還等什麼呢!」江帆也壞笑道。

於是江帆叢乾坤袋裡拿出東烏國的新式定時炸掉,兩人開始布置定時炸掉。這個軍事基地很大,兩人忙活了一個多小時才布置好定時炸彈,黃富看了一眼手錶,「哦,還有五分鐘第一批布置的炸掉就要爆炸了!我們可以離開了!」

「嘿嘿,這個軍事基地被炸毀后,他們肯定會發現是東烏國的定時炸掉,你說西國會放過東烏國嗎?」江帆壞笑道。


「如果我是謝特總統,我肯定會暴跳如雷的,財產全部沒了,我肯定要報復東烏國的!」黃富笑道。

兩人立即遁入地下,就在兩人剛出了基地的時候,爆炸開始了,一連串的爆炸聲響起,最後是劇烈爆炸聲。那是基地的軍火庫爆炸了,江帆趁機收集了一部分西國的新式武器,現在江帆的乾坤袋裡成了大型軍火庫了。

兩人悄悄地回到了大使館,路上黃富提醒江帆:「帆哥,那個劉曉娟不能留下來了,如果謝特知道是我們抓住了她,他肯定會懷疑是我們炸毀了軍事基地的。」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到! 江帆點頭道:「哎,我不喜歡殺女人,我就讓她變成白痴吧!就算謝特找到她也沒有!」

兩人回到大使館后,江帆立即找到劉曉娟,使出攝魂術,破壞了她的魂魄,劉曉娟立即變成了白痴。

第二天早上江帆等去萬國貿易大廈參加世界醫學交流會,結果西國謝特沒有出席。江帆遇到了謝特的女兒翁西,「翁西,你爸怎麼沒來呢?」江帆故意道。

「哦,昨天晚上出大事了,我爸昨天晚上就出去了,一夜沒歸呢!」翁西道。

「哦,是這樣呀!」江帆點頭道。


「今晚到我家裡去過夜吧?」翁西拉著江帆的胳膊含情脈脈道。

「哦,這恐怕不好吧,你父親那麼忙,我不方便去打擾你們了!」江帆搖頭道。

「哦,沒關係,你晚上帶著你的僕人去我白宮吧,謝特今晚肯定不會回家的!」謝特的夫人突然走了過來。

我靠,這女人迷戀上納甲土屍了!江帆暗中好笑,表面上裝著不好意思道:「這個,那我們今晚就到白宮過夜了!」

「好的,我們在白宮門口等你們來!」翁西的母親喜悅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