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他說我什麼了?"戚薇薇有點直腸子,她剛才真的什麼都沒有聽到啊!

"他說,我要用你去使美人計,把你當成那種女人了,你這個女人,你都不生氣嗎?"蘇寒皺眉看著戚薇薇。

戚薇薇無語的眨了眨眼:"我為什麼要生氣啊,這種小事,他說我是那種女人,我就是嗎?再說了,別人生氣我不氣,這才是王者之道,為這種不相干的人,我也不會生氣的,所以,路總,我們消消氣,吃個飯,養精蓄銳,在工作上戰勝他,OK?"

看著戚薇薇像在跟小孩子說教一樣,蘇寒沒好氣的看著她:"嗯,我知道了!"

戚薇薇笑了笑。

兩個人抬步,剛要走,戚薇薇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戚薇薇看了蘇寒一眼,接聽。

電話里傳來護工阿姨的話,戚薇薇一聽,臉色瞬間無比蒼白。 「這種事情你都知道,看來你在公司也安插了不少眼線。」她這個女兒,明明可以憑藉自身優勢過得更好,卻敗在這張嘴上面,裝不住話沉不住氣的人是幹不了什麼大事。

說漏嘴的紀佳夢,頓時臉色難看,想要解釋,卻因為太著急結巴到說不出話。

「行了!」老夫人叱喝道,「我告訴你,公司不是你們的戰場,誰去誰留,也不是你或者是駱知秋說了算,我讓誰坐在上面,誰就能坐在上面。」

管平看了眼怒斥紀佳夢的老夫人。

老夫人這個時候提到駱知秋這三個字,也許是出於保護駱知秋吧,不過,以紀佳夢的智商或許就理解不到,而別人聽了也有可能會誤以為老夫人對所有人一視同仁,就連駱知秋也不例外。

「可是媽,你又能保證駱知秋和老四不會聯手爭奪家產?」

老夫人深呼吸一口氣,用著滿不在乎,甚至是有些覺得可笑的語氣回了句:「知秋是個守本分的人,況且就算是她有這個心,也未必有這個力能幫老四作什麼。」

紀佳夢把老夫人這句話當作是一個保證,剛剛還被斥責到說不出話的紀佳夢此時笑得一臉開心,知道老夫人不喜歡紀優陽,開始用紀優陽拉低駱知秋在老夫人心中的好感,「媽,我就知道你是護著我的,那個駱知秋就是一個外人,憑她也想聯合老四搶家產,簡直就是說夢話,老四跟她在一起就是一個笑話。」

「媽,你是沒看到,這老四,簡直就是把駱知秋當媽了,一口一個媽,聽得就讓人噁心,駱知秋也真是的,明知道老四是瘟神,對咱們家不利,她還不念著你的好,偏偏跟你作對非要跟老四扯在一塊,她擺明就是,仗著你對她的喜歡,就目中無人,高唱反對,挑戰你的威嚴。」

「……」知道紀佳夢心裡不痛快,老夫人也不管,既然是在房間里,沒有其她人在,那就讓紀佳夢說個痛快也好過,當著駱知秋和其她人的面說這些。

紀佳夢開始把各種對駱知秋不利的話都扯到駱知秋身上,以此激起老夫人對駱知秋的反感,「媽,我看這個駱知秋,肯定是把當年流產的事情,怪到你頭上,不然她怎麼敢跟老四在一塊,媽,這個駱知秋心思可深得很,你得小心啊。」

老夫人沒有理會紀佳夢,任由她說個不停。

而紀佳夢惡毒的挑唆和羞辱,一字不漏傳到了浴室那邊。

正在整理衣服的駱知秋聽到這話,臉色逐漸蒼白,就連拿著衣服的手指也開始用力揪著衣服,唇瓣咬到無血色。

管平提步走向更衣室,卻意外看到浴室亮著燈,猜想有人在裡面,管平回頭看了眼老夫人。

老夫人接受到管平的暗示后,立即使眼色讓紀佳夢回去。

還沒說夠的紀佳夢,壓根沒看懂老夫人的眼神,「媽,我還有好多話要說。」

「出去!」

「是。」好端端的就發什麼脾氣,真是的。

紀佳夢不情不願離開后,老夫人看了眼管平所站的位置,提步走去。

……

從紀公館出來的紀優陽才發現,自己有那麼多去處,卻真正可以去的一個地方都沒有,開著車漫無目的在景城市區兜圈,兜了幾圈后,紀優陽發現車子已經停在了自己送給沈呈的別墅的門口。

這個點,沈呈應該沒睡才對,怎麼整棟別墅都沒亮燈?

一想到沈呈有可能出事了,紀優陽便管不了心中對沈呈的怨氣,趕緊開車進去看人。

車子停進車庫后,紀優陽從車庫進一樓,來不及搭電梯,直奔二樓,進到房間,第一件事就是開燈,燈剛打開,還沒來得及看清房間里的情況,燈就熄滅了。

燈關了,那就證明沈呈在房間還醒著。

他這個哥的脾氣,他清楚不過,別看平時比誰都成熟穩重,卻有一顆玻璃心,動不動就不搭理他。

借著窗外的月色,紀優陽看清了走向床邊的光線,摸著床邊坐下后,紀優陽見沈呈蓋著被子背對他,紀優陽的手搭在沈呈的肩膀上,「哥,你沒事吧?」

「……」聽見的人卻沒任何答覆。

紀優陽深呼吸一口氣,伸手去摸沈呈的額頭,沒感覺有什麼異常,就是比正常溫度高了一點,但還不至於發燒,「上午在診所看到你,你哪兒不舒服了?」

「……」

沈呈仍舊沒說話。

他就算是再生氣,因為木兮的事情不原諒沈呈,可心裡還是擔心沈呈,沈呈不說話,紀優陽將燈打開,這燈才剛亮起,睡在床上的人立即轉身去關燈。

紀優陽抓住沈呈的胳膊,此時他看到了沈呈的臉很紅,鼻子上還冒著不少汗珠,不是發燒,那是……「胃疼?」

「我沒事。」紀優陽這樣打量他的眼神,讓他有些難堪,沈呈伸出另外一隻手去關燈,「我有點累,想睡覺,你別打擾我。」

紀優陽伸手將人推回床上,「我叫醫生來,還是你自己坦白告訴我怎麼回事?」

如果紀優陽叫醫生來的話,那……

面子掛不住的沈呈轉身背對著紀優陽,支支吾吾半天,才開口說話,但是說話的聲音特別輕,像是有些難為情,「我跟梁淺吃午飯,沒想到,她在我飯里下了東西。」

下了東西?

什麼東……

難怪沈呈說話都不好意思跟他面對面,原來是那種東西。

「看不出來,這個梁淺還真是有一套。」這麼有心思的女人,居然和他單純的木姐姐在一起,想想都令人害怕,低頭看了眼不說話扭扭捏捏的沈呈,「哥,你該不會是讓她得逞了吧?」

沈呈忽然特別激動回了兩個字,「沒有!」可能是意識到自己說話的音調有些不太正常,沈呈開始注意說話的音量,「幸好我及時發現離開,這個女人,很有心機,Augus,你要小心她。」

把他嚇了一跳,還以為沈呈不敢直視他的眼睛,是因為被梁淺佔了便宜,沒臉見人,「我啊,不需要小心她,因為跟她見面的人不是我。」再說了,他那個聰明的繼父可看不上如今的梁家,紀優陽越過沈呈的肩膀,盯著沈呈的臉看了半天,「哥,我覺得還是需要給你叫個醫生,這種事情,可大可小,搞不好會影響生育功能。」

「不用你費心,我自己能解決,你回去吧。」

「你怎麼解決?」這種事情,能自己解決嗎?

眼眸輕抬對上紀優陽等著看他笑話的眼神,尷尬的沈呈推開紀優陽。

沈呈在他心裡,可就是個食古不化的老古板形象,難得看到沈呈被他氣到跳腳的樣子,覺得特別過癮的紀優陽,不但抓住沈呈的手,還把身體壓在沈呈的胳膊上,說話的時候特意壓低聲音:「需要我幫忙嗎?」

替嫁新娘:錢妻要出逃 紀優陽的一句玩笑話,讓沈呈恨不得挖個洞鑽進去。

都是梁淺的錯!

如果不是那個女人心機那麼重,他根本不會在Augus面前如此丟臉,讓他的形象徹底破碎。

「你想,我還不樂意呢。」紀優陽深呼吸一口氣,拍了拍沈呈的胳膊,起身繞過床。

紀優陽走了,沈呈立刻關燈,他不想讓紀優陽看到他如此落魄的樣子。

「你關了燈,我怎麼看路?」

「你今晚住這?」沈呈看了眼往浴室方向走的紀優陽。

誤入狼室:老公手下留情! 「我今晚要不在這裡替你看著,你就等著喜當爹吧。」搞不好,梁淺給高博文打電話,高博文查到這裡來,一個地址飛過去,梁淺殺過來,打鐵趁熱摸上沈呈的床,到時事情可就不是這樣發展了。

當他拼盡全力塑造的強大形象在崩塌的那一刻,沈呈感覺自己特別無能,居然讓梁淺算計了,還差點就惹出事連累Augus。

無顏面對Augus的沈呈將頭埋入被窩,連連嘆氣。

……

佟悅開著車,送木兮回江山一號。

在車子到了江山一號門口的時候,木兮無意間發現一部路過的巡邏車裡坐著的人盯著她看的眼神有些可疑。

看著那個離去的巡邏車,忽然木兮感覺到車子一個猛地提速以最快的速度衝進了江山一號。

「出什麼事了?」緩過神來的木兮問了句開車的佟悅。

「後面有跟蹤的車輛。」

聽到有人跟蹤,木兮回頭往後看,見有一部黑色的轎車被攔在門口。

從車上下來的人,不停拍打鐵門,「木兮,木兮。」

是祁任興?

「木小姐,這裡我處理,你不需要擔心。」

她似乎知道祁任興為什麼會來找她,如果那天晚上,祁任興沒有做出瘋狂的舉動,或許她會見祁任興,可現在,不適合見面,佟悅是深哥派來的人,佟悅的脾氣,讓木兮擔心佟悅說話的語氣會很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告訴他,別來找我了,也別給小寶打電話,大人的事情,別牽扯到孩子身上,記得說話的時候盡量對他客氣點,不要節外生枝。」

「知道了。」木小姐就是太客氣了,如果不是木小姐有提醒的話,她直接就把這個對木小姐糾纏不休的祁任興罵到狗血淋頭。

好不容易等到木兮出來了,可木兮知道他跟著過來,卻不願見他,祁任興氣的不停拍打鐵門,「木兮,木兮,讓我進去,我們談談。」

到了門口,車子停穩后,知道木兮回來的孫嬸,趕緊出來推木兮,「木小姐,就你一個人回來?寶少爺怎麼不回來,紀總呢?」

「我回來拿點東西,一會就走。」

「噢。」孫嬸小心翼翼推著木兮進屋。

回到房間后,木兮把孫嬸支走,自己坐著輪椅往窗邊放著的盆栽駛去。

在醫院的時候,木兮最放心不下的就是這個,幸好佟悅每天都會澆水還給她發視頻。

木兮左右打量著樹苗的生長情況,那認真又心疼的眼神像極了一個母親在看自己的孩子。

就在木兮看得入迷的時候,兜里的手機響了。

拿出手機,看到一個跨國的匿名來電,木兮猶豫了一會還是選擇接聽。

「喂?」

「我是祁至。」

祁至?

這個名字對木兮來說,既熟悉又陌生,「祁董事長,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木小姐,聽說我家任興喜歡你,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會把你兒子當作祁家人照顧,你嫁入我們祁家以後,我們不會虧待你的。」

木兮沒想到祁至會給她打電話,更意想不到祁至居然會提出讓她嫁入祁家。 重生之再覓良人 「祁董事長,謝謝你的厚愛。」

在打這通電話的時候,他也想過,木兮有可能覺得祁家比不過紀家會拒絕,但是對一個不可能嫁入紀家的木兮來說,多少會有些遲疑,可木兮如此果斷的拒絕讓祁至覺得木兮很不給他面子。

祁至微微提高說話的音量,「木小姐,我想這段時間關於網上的報道,你也聽說了不少吧,據我所知,現在可有不少人的眼睛都盯著你,想用你做文章對付紀總,你就算是不為自己想想也為那可憐的兒子想想,如果你願意離開紀總的話,看在三年前的事情份上,我很願意幫助你,我給你兩個選擇,你可以嫁入祁家,也可以拿一大筆補償離開。」 護工阿姨跟戚薇薇說:"薇薇,你爸爸今天心臟驟然停止跳動,剛剛送往急救室了!"

蘇寒看見,上一秒還跟自己說說笑笑的人,下一刻,立馬搖搖欲墜。

他神色擔憂的看著戚薇薇:"怎麼了,是不是你爸爸出事了?"

戚薇薇抬頭的瞬間,眼眶已經泛紅。

她對著蘇寒點頭,強裝鎮定的對著電話里的人回答:"阿姨,不管怎麼樣,你先幫著照看我爸爸,等他從手術室出來,給我個準話,我現在在臨市,一時半會也趕不回去,至於手術費,我會馬上想辦法的!"

護工阿姨點了點頭:"那好吧,薇薇,你要快點啊,現在這種情況,可不能心疼錢吶,那是用來救命的!"

戚薇薇紅著眼睛點頭:"我知道的,阿姨,你放心吧,我一定會湊足手術費的!"

戚薇薇說完話,就掛了電話。

蘇寒看著她:"我讓人去給你爸爸交手術費吧!"

戚薇薇搖搖頭:"謝謝路總的好意,只不過,我還是先讓我閨蜜去看看吧,畢竟,我爸爸身邊沒人,我不放心!"

蘇寒點了點頭,他看著戚薇薇難過的樣子,深吸了一口氣:"戚薇薇,我去這個飯店等你,你先給你閨蜜打電話吧,如果實在找不到辦法,你就告訴我,我讓人幫你去解決吧!"

戚薇薇點了點頭,轉身去打電話。

其實,蘇寒之所以離開,是因為他心裡清楚,往往這個時候,一般人,都不想讓旁人看見自己的狼狽。

而戚薇薇也非常清楚,蘇寒之所以答應幫忙,是因為她現在不能離開臨市。

承運而生 其一,她如果離開了,這個項目就只剩下蘇寒一個人談,你見過總裁出行,只是一個光桿司令的嗎?

其二,這個項目她參與了,其中有一些部分是她負責的,如果現在換成蘇寒來弄,時間估計趕不上。

她不能離開,也沒有辦法離開。

就算是她拋開這些,不要這個工作了,買了最早回南希市的機票,也趕不上時間。

現在只能留在這裡,爭取多掙點錢,為父親看病了。

戚薇薇給薛梓桐打電話的時候,薛梓桐正在美容院里。

她家裡給她出錢辦了一個美容院,她大學的專業,雖然不是學習這個的,但是,她後來專門去學習了,也拿到了醫師資格證。

辦這家美容院,自己當老闆,她平時的時間也比較充足自由。

聽著戚薇薇電話里的哭腔,薛梓桐趕緊開口:"薇薇,你這是怎麼了?"

戚薇薇吸了吸鼻子:"梓桐,你現在能不能去仁心醫院,幫我爸爸把手術費交了啊,順便幫我看看他,他今天突然心臟驟停,進了手術室,我在臨市,趕不回去啊!"

薛梓桐頓時左右為難,她看著躺在美容床上,開了一半眼角的客人,將手上的手套取下來,向著外面走出去。

她站在走廊,壓低聲音:"我說薇薇,能不能等一會啊,我這邊,剛給客人開了一半眼角,走不開啊,我要是走了,估計客人以後要帶人來砸我的場子啊!"

戚薇薇明白薛梓桐的工作性質,一些做美容的顧客,只要做的稍稍不滿意,就會上門來找茬。

做美容這種事情,本就是不可預計的,每個人的皮膚長相都不一樣,你看別人錐子臉好看,你整成錐子臉,未必會好看。

而且,凡是手術,它都是要承擔風險的。

可是,這些做美容的,好像自己掏了錢,就是大爺。

只要有個不順心,就來砸場子。

薛梓桐幸虧有她親爹在背後撐著,不然的話,不知道被別人挑了幾次了。

一些美容院,因為美容事故,吃的官司可不少呢!

戚薇薇知道薛梓桐為難,她吸了吸鼻子,快速開口:"梓桐,你趕緊回去給客人開眼角吧,別讓人家到時候找你麻煩!"

戚薇薇說完,就掛了電話。

薛梓桐無奈的看著手機,她轉身走向美容室,現在只能快點了,爭取早點過去看看戚伯父。

不然的話,薇薇人在外地,估計要急瘋不可。

戚薇薇掛了電話,轉身看了看旁邊飯店裡,坐在窗戶旁邊的蘇寒,她抬頭看了看天,讓想要流出來的淚水,收回去。

她不想讓蘇寒幫忙,不知道是自尊心太強,不想被他看扁的緣故,還是自己對他的感情,發生了些許微妙的變化。

她咬了咬牙,打通蘇凜的電話。

蘇凜正在手術室門口等著,就接到了戚薇薇的電話。

戚薇薇開口道:"蘇凜,我爸爸正在做手術!能不能麻煩你幫忙……"

戚薇薇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蘇凜打斷了。

蘇凜聲音清冷,卻給人一種安心的感覺:"薇薇,我知道,伯父正在做手術,因為我就在手術門口,你在外地放心吧,手術費我已經交了,伯父有什麼情況,我也會第一時間通知你的!"

蘇凜的話,讓戚薇薇的心裡,瞬間注入了一股暖流。

她剛才難過至極,都沒有哭出來。

可是這會,聽到蘇凜的話,她卻激動的淚水盈眶:"蘇凜,謝謝你,真的太感謝你了,我都不知道要怎麼報答你才好!"

蘇凜笑了笑:"不用客氣的,我們是朋友嘛!"

"手術費我回了南希市給你,不管怎麼樣,這次我真的都要好好謝謝你,蘇凜,你救了我爸爸,就等於救了我一命!千言萬語都不能表達我的感謝之意!"戚薇薇感動的說道。

蘇凜搖搖頭:"感謝的話,我真的不需要,只不過薇薇,這次的事情,應該給你一個警鐘了,你爸爸之前,只是因為沒有好好檢查,我前幾天告訴你,他的病情,可能已經引起了併發症,剛才手術室里傳話出來,併發症已經很嚴重了,你爸爸一直瞞著你,他的身體狀況,不然的話,你爸爸也不可能心臟驟停,這次回來,我們好好商量一下,徹底將伯父的病治好,好不好?"

戚薇薇的眼睛通紅,她重重的點頭:"好,我這次回來,不管我爸怎麼發對,我都要盡我所能,將他的病治好!"

蘇凜無奈的嘆了口氣:"薇薇,你就是太要強了,你爸爸治病的錢,你先不用著急的,先給他看病,如果你心裡過意不去,以後有錢了還給我,也是一樣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