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每年都有自命不凡的弟子向登青雲梯而入內門

「手裏三個王,你讓別人還怎麼玩」

「我不管,反正庫里要被包夾,被box1,然後陳凡和克萊在兩邊空位出手算了,把球給我,我要回家」

「我提議勇士隊以後比賽只能上三人,庫里、克萊、湯普森對陣對方五個,不然沒得玩」

「那我建議將三分線取消,不然其他球隊還是會被勇士投死的」

「我好奇的是,等到陳凡、庫里、克萊在三分線外的時候,另外一隊到底要防誰」

「這很好辦啊克萊不能持球攻,所以1vs1,陳凡和庫里都需要兩個人包夾,剩下的2名勇士隊員,隨便吧,反正都進不了球」

「他們有行走的20,尊敬的楓葉喬丹閣下」

「按照今年的成績,還有明年的高順位新秀哦」

「天殺的勇士隊剛統治了聯盟5年,現在又要開啟來自金州的戰慄嘛」

「那些說當年我狼連續選了兩個後衛錯過一代日天者庫里的人可以停停了,這次我狼選中了另外一個日天者陳凡」

「然後再把他白送給勇士」

「朋友,你為什麼這麼殘忍,請把上一句刪掉,讓我再多做一會兒美夢」

「全聯盟都將陷入金色陰影之中」

上述這些還都只是網絡上球迷自發形成的討論。

作為當日聯盟最為火爆的話題,tnt自然也不會放過這個熱點。

tnt的解說天團也開始針對此事臨時做了一期節目。

「嘿嘿,我的男孩,陳凡,他又來了」奧尼爾激動地說道。

「eon沙克,我討厭陳凡,因為我本來都準備回家了,結果他又讓我加班」巴克利則進行了吐槽。

「查爾斯,難道你看到後輩小朋友這麼優秀,你不覺得很開心嘛,這就是我們為之奮戰了十幾年的聯盟」奧尼爾反駁道。

「當然,我只是開個玩笑,我希望以後聯盟中能夠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像陳凡這樣,讓我們為他加班」

「是的,隨着時代進步,現在年輕人的身體天賦和技術都變得越來越好,我想現在的記錄,以後都會逐一被破吧」

「61分啊這還是陳凡的新秀賽季,查爾斯爵士,你的生涯最高分是多少來着」奧尼爾笑着問道。

查爾斯瞪了一眼奧尼爾,這也是他倆平時互相調笑的點。

「56分我們那個時代更注重防守,對於進攻不是像現在這樣,而且吹罰尺度不一樣,也會導致分數的不同」查爾斯解釋了一通。

「奧尼爾,似乎你的分數,也沒有陳凡新秀賽季第五場來得高吧」

「我也是61分,雖然不比陳梵谷,但是至少一樣啊不像你,nba五十大巨星,還不如陳凡新秀賽季第五場比賽來得高」奧尼爾和巴克利一天不互相懟上幾句就渾身不舒服。

而一旁的史密斯則閉口不言,畢竟他的職業生涯一直都只是球隊重要輪換球員,從來沒有被當核心過,所以他的單場得分記錄都沒上40過,所以這個話題上面,他沒什麼好參與討論的。

「這賽季的新秀中,似乎錫安威廉姆斯不出來,陳凡真的還就無人可擋了賈莫蘭特不行,rj巴雷特也不行」史密斯找了個話題說道。

「我覺得錫安威廉姆斯也不行」奧尼爾搖搖頭。

「你的意思是錫安威廉姆斯比不上陳凡」史密斯反問。

「若陳凡在選秀前沒有受傷,你覺得狀元會是誰」奧尼爾反問。

史密斯沒有回答,不過大家都知道,若陳凡沒有受傷,狀元90概率會是陳凡。

「陳凡之所以掉到第6順位,就是因為大家擔心他受傷之後會影響他的運動能力和實力,但是現在呢陳凡五場比賽不知道破了多少個新秀紀錄,正在健康的打球,而狀元秀錫安,現在還沒上過一場,而且什麼時候能上場也不得而知」 林凡現在的感覺很糟糕,就像是被人掐住了喉嚨,又像是自己頭頂懸著一把大刀,生死完全在別人的掌控中。

那彙集的戰兵氣息,太恐怖,像是凝聚出了一個強者,在高空俯視林凡,一言可定他之生死一般。

「嗡!」

閃電武魂輕顫,像是給林凡內心注入一道暖流,他擺脫了那種壓迫,可以正視那種危機。

而這時候,他卻是突然發覺,這些墓地變了,不再是一個個的土包,而是像一個個不斷跳動着的心臟,又或者說是某個生物體內的無數器官。

最後這一個推論,讓林凡心中驚駭,被這種想法嚇了一跳,但就像是要證明他這種猜想一般,他竟然是看見,每一處大墓尾部,竟然都有一道金燦燦的管道!

這些諸界末日在線管道,就像是人的血管一般,一直蔓延向遠方。

林凡有點艱難的抬頭,在閃電武魂的輔助之下,他看見了最中心處,那高達千丈的大墓!

而無數的大墳尾部的管道,最終都鏈接向那千丈的大墓,而不知是否是錯覺,林凡竟然是感到,這大墓,像是有生命存在一般,竟然是在如同呼吸般的律動着,而那些從各大墳墓尾部蔓延出的管道,正在不斷的律動,將某種林凡不知的『養分』輸入中間的大墓中。

墓碑,似要與天齊高,墓碑古樸而肅穆,歲月氣息在其上瀰漫,不知道他被何人所立,也不知起始於那個年代。

當林凡來到墓碑面前時,感覺到自己渺小如塵埃。

「耗百戰兵,養究極兵魂,值否?」

一道充滿困惑的聲音,像是從史前歲月傳來,直接印入林凡神魂中。

這聲音,充滿了一種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霸氣,而隨着這聲音的響起,林凡好似看見一個渾身血淋淋的中年,從天際一步步走下。

隨後他不斷的將一道道金色法則打入地下,像是形成某種陣法一般。

隨後一座座大墓破土而出,無窮的戰兵劇烈掙扎,有一些戰兵更是散發無雙的光芒,朝血淋淋的身影攻殺而去。

這些戰兵,每一柄都給林凡一種可碾壓他千百次的感覺,但這血淋淋的聲音,卻是任憑這些戰兵斬在他身上,根本不去抵抗,但卻是無法傷害到他。

隨着最後一個印發的落下,最中心處,升騰起一個千丈大小的若崇山般的大墓。

「耗百戰兵,養究極兵魂,值否?可能成否?」

血淋淋的身影凝望一眼下方,隨後一條大道像是蔓延向了天地盡頭,這身影只是一步邁出,星河等倒轉,轉瞬間消失不見。

「究極兵魂。」

林凡眼裏火熱,據說,魂游境之上方可培育自己的兵魂,兵魂現而凡兵化神鋒,有化腐朽為神奇的能力。

兵魂現,則可號令萬兵,是為兵中之王。

而所謂的究極兵魂,到底是什麼?

閃電武魂律動,一道粗大的雷霆從天而落,將大墳都劈開了。

「錚錚!」

一道若劍鳴斬破天際,將大墳上的金色雷海都斬破了,隨後一團朦朧光出現在虛空中。

林凡瞠目結舌,因為這光團太玄妙了,在不停地變換各種形狀,有時化刀,有時為劍,有時成長矛,有時又為重戟等。

「這就是究極兵魂嗎?」

林凡自語,但就在這瞬間,這兵魂竟然是向他疾馳而來,讓他驚駭欲絕,他剛剛可看見這光團輕易將閃電雷海斬破;現在向他疾馳而來,還能有好?

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這兵魂,竟然是沒有傷害他,來到他的眉間處時,似猶豫了一瞬,隨後身子慢慢虛化,進入他神魂中。

凝神內視,林凡有點哭笑不得,原本三足鼎立的神魂,現在應該是四分天下。

閃電武魂、神龍武魂,還有那已經快要被吞噬完的雷霆暴龍武魂,現在再加上這疑是究極兵魂的光團,他的神魂很是熱鬧。

而就在他內視自己神魂的時候,閃電武魂同樣的滌盪出一條金色絲線,將『究極兵魂』纏繞上。

而林凡所不知道的,當這『究極兵魂』入他神魂的一瞬間,掌門所在的首峰的某處禁地,突然煙雲大作,一個大袖飄飄,仙風道骨的老者突然躥了出來。

「得此戟者得果位!一百年了,整整一百年,我為何依舊不能堪破此密?」

「為何今日他突然暴動?」

……

這光團進入林凡神魂中后,就此安定了下來,雷打不動,任憑林凡使用各種方法,都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好似就此安家在林凡的神魂一般。

「算了,只要他對我無害,一直久居在我神魂中,那麼終有一天,我能搞清楚他的用途!」

意識退出神魂之後,林凡驚駭的發現,所有的大墓都不在了,剛剛墳墓林立的空間,現在充滿著一種腐朽氣息,且正在慢慢坍塌。

像是某種支撐這片天地的定海神針,在頃刻間消失,從而導致這方天地的消失般。

青石路,亘古長存,林凡自決定攀爬青雲梯開始,就吸引了聖地諸多人的注意,但其實上,那些盤坐高空的大物,並沒有注意此地。

只因,每年都有自命不凡的弟子向登青雲梯而入內門,引起高層注意,但結局都是死無葬生地。

但是當林凡跨國重力三十梯,連斬天驕,已經跨過大半路程的信息,被傳遞而開后,終於是有大人物開始注意到了這個少年。

與此同時,他的種種信息,也被翻了出來,比如與獨孤家的恩怨,來到聖地之後遇見的種種不公等。

而當這些消息,傳遞到首峰后,掌門只是說了一句話:「他登完青雲梯再說、再論。」

這句話,為一切化了句點,若是林凡能夠走完青雲梯,那麼他就是百年來第二個走完青雲梯的存在,那麼地位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但若是他走不完青雲梯,那麼就是一個死人,那麼就沒必要為一個死人爭論什麼。

就是這事的現實。

林凡重新顯現在青石台階上,這證明著,他再次度過一關,可向更高處攀爬。AQ 楊磊當然不會拒絕錢萌萌的加盟。

因為,錢萌萌有這個能力。

雖然年輕,欠缺經驗,但人足夠聰明,性格也好,最關鍵的是她身後站着一個大地產商,雖然錢萌萌的父親可能不是那種全國知名的大地產商,但要說實力也真不差,起步這麼早,還是在首都混,不犯錯的話,未來肯定不會差。

另外之前就說了,物業公司需要借用錢萌萌家在房地產這塊的人脈去招人,意思是招募來的員工有一部分會天然地親近錢萌萌,錢萌萌擔任這個總經理,管理難度等級會下降好多。

最關鍵的是,錢萌萌老爹肯定不會眼睜睜地看着錢萌萌吃虧,工作中遇到問題必然會指點女兒,甚至會幫女兒沖沖業績啥的。

這麼一想,錢萌萌擔任這個總經理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連楊磊都挑不出什麼毛病。

所以,楊磊略一思考就答應下來,「那這事兒就這麼定了,咱倆各出五千萬,你父女倆佔百分之二十的股權,你在公司擔任總經理,剩下的交給我。」

咦?

這個條款,好像佔了大便宜啊。

出資一樣,錢家還出了個總經理,結果只佔百分之二十的股權,還得簽一致行動人協議,連投票權都得委託給他,在日後的運營中更離不開錢家本身的房地產業務支持。

這……

楊磊罕見地有點不好意思了。

這個便宜佔得不是一般地大,而是非常非常之大,近乎於吃軟飯。

想到這裏,開玩笑一樣問:「錢總,你不覺得這個合作方式很吃虧嗎?」

錢萌萌傲嬌道:「你知道就好,我爸都罵我缺心眼了,不過嘛,也不算虧太多,畢竟這是和你楊大財神爺合作,是你帶我們賺錢,沒有你,我們還真不太敢做這個業務,但沒有我們你卻不受任何影響,所以嘛,稍微吃點虧就吃點虧了,能及時踏上你這條大船比什麼都強。」

「嘖嘖,誇得我都飄起來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