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3、我想你了。

這三條短信,確實像是出自代文文之手,因爲她發短信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

代文文在一旁看着,臉都紅透了。

我又看了他自己給自己發的那條短信,以彩信方式發送的,十分長,上面寫着:

陳浩,你終於注意到我了,讓我猜猜,我是在你面前打了五次奇奇怪怪的電話,你纔開始抓住我查看我的手機的吧?要是在五次之前,你就抓住我查看我手機了,那證明你比我想象的要謹慎。我給你講講‘線路理論’,這是陳默告訴我的。

看到這裏,我一愣,想到了一種可能。

“這個男人,就是未來的我?”

因爲代文文發短信,稱呼他爲陳浩,而陳默的線路理論,也是講給我聽的。

忽略了線路理論,下面繼續寫道:

我就是未來的你,未來的結果很差,未來的你,也可以說是我,會很痛苦,我有必要回來提醒你一下,你身邊的人,只剩下了代文文,你們最大的敵人,不是張晏武,而是屍王,雖然她也死了,但是她造成了很惡劣的後果,陳默的時間線路還有一個缺陷,那就是,同樣的人物,是不能處於同一個時空的,所以,我纔會以這種狀態跟你見面,況且在你猜出我之後,我不能再停留了,不然,肯定是我將你剋死,畢竟未來的你,比現在的你命硬,話不多說,自己珍重,努力改變這個結局,希望未來的你,不會如我這般痛苦。

我看完了這條短信,哭笑不得。

這是我見過的最瘋狂的一件事情了,我竟然在看未來的自己寫給我的一封信。

但是,從線路理論來說,這並沒有什麼缺陷。

只是,未來的結果,爲什麼會死了只剩下我和代文文兩個人?

(本章完) 這封短信的所有內容就是這些,看完短信,我卻陷入了後怕之中,剩下我和代文文兩個人,其他人呢?陳文呢?張嫣呢?

代文文也在看着這封短信,看完之後怔怔看着我不語。

我站起身來,說道:“既然未來的我沒有死,那麼我也不用怕死,至少不能繼續呆在陳家窩着,去陰司。”

代文文自然跟我一起,出了陳家門,見一人狼狽往這邊趕來。

是朱允炆,不見李盧萍,我進入了酆都殿之後,下面就剩下朱允炆和李盧萍兩個人,面對數十萬的陰司大軍,我沒想到他還能活着出來。

見到我之後,朱允炆呵呵笑了笑,說道:“真好,你還活着。”

我見他神魂受創嚴重,馬上把他扶進了陳家,進了陳家,朱允炆休息了好一陣才能正常說話,看着我和代文文兩個人,猜出了什麼,說道:“難道,只剩下你們兩個了嗎?”

“都還活着,只是被人抓走了。”我道。

朱允炆恩了聲,道:“那就好,李盧萍也被抓走了,待我休息一陣,定要去陰司手撕了張晏武。”

從未來的結局來看,現在似乎已經在接近那個結局了,十分擔心。

“休息好了,我也跟你一起去。”我說道。

朱允炆恩了聲。

我看了看他腰間的龍鱗,想起他也在尋找重生的方法,就問道:“你找到重生的辦法了嗎?”

朱允炆回答說道:“陳文和張晏武兩人是個中高手,有時間再向他們請教一下,景陽子不也說過嗎,我會找到辦法的。”

閒聊到此,朱允炆躺下歇息,他身上的龍鱗發出瑩瑩光輝,開始幫他修補靈魂,這果真是件奇寶,如果不是因爲他是我朋友的話,一定會想方設法弄到這件東西的。

朱允炆在陳家休息了一天才甦醒過來,龍袍加身,站了出來,長袖一揮:“陳浩,跟朕去陰司,朕要推了酆都殿。”

我恩了聲。

將代文文收了起來,與朱允炆兩人一起前往陰司。

陰司各個地方都已經空了,大部分兵力都已經匯聚到了酆都城外。

我們到的時候,見到了鬼王、蔣先之他們,多半也是聽了我們的事情,圍攻酆都城一戰,我們算是大敗,十二萬人除了我們,幾乎全軍覆沒。

鬼王前來彙報了一下情況,說道:“張晏武借用了五雷將軍的力量,現在我們都無法靠近酆都殿,靈體狀態最怕的就是雷電,我們已經在這裏等了很久了,卻不能前進半步。”

“我哥呢?”我問。

他指了指前面,我們走上前去,陳文正漠然看着前面,見我們來了,皺了皺眉,說道:“不是讓你呆在陳家的嗎?”

我道:“我不會拖你的後腿的。”

陳文不再多言,說道:“陰兵們無法靠近,現在只有靠我們自己的了,既然來了,那就跟我一起衝進去。”

“好。”我和朱允炆同時點頭。

前面陰兵數量雖然已經減少了很多,但是還有至少三四十萬的陰兵,我們三個人衝進去,兇險萬分。

我們正要衝過去的時候,張晏武卻出現在了酆都殿的最上方,漠然看着我們,喊話道:“我開始熔鍊她們的魂魄了,第一個是張綿,你們晚進入酆都殿一天,我就多殺一個,陳文,我跟你鬥了這麼久了,這是我給你的機會,也算是你答謝你陪了我這一千年。”

我們三人擡頭看着張晏武。

雖然跟張綿交流不算很多,但是也算是一個朋友了,張晏武似乎是怕我們不夠激動,伸手往後抓去,張綿出現在了酆都殿的窗子口前,看着我們。

張晏武道:“看見了嗎?就是她,第一個殺的就是她。”

“我們進去吧。”我說道。

兩人點點頭,朱允炆將龍鱗激活,身上飄蕩起了金色氣體,他跟我們不一樣,這是皇者的氣息。

我和陳文身上紫色的天罡戰氣也瞬間活躍起來,我回身找陰兵借來一把長刀,陳文借來一把長劍,三人進入其中。

“殺了他們。”張晏武在上面喊道。

剎那間,陰兵衝了過來。

“我先來。”陳文道,我們倆到了他的身後,他手中長劍橫掃過去。

只聽得嗤啦一聲,前面上百陰魂,竟然在他的這一劍之下,全都被橫掃成了兩段,我和朱允炆目瞪口呆,這種戰鬥力,只要精力夠的話,就算前面是千軍萬馬,又能奈他何?

張晏武在上面看着,本來就準備回身了,但是看見陳文這一劍後,馬上折身回來,繼續看着。

陳文隨後再一劍下去,竟然劈開了一條通道,前面陰兵直接化作了散霧。

陰兵有些猶豫,陳文眉頭緊皺,虎視兩邊,我自認爲現在已經夠強了,但是,當陳文身上這股氣息出現的時候,我竟然再次陷入了絕望之中。

朱允炆也並不比我好到哪兒去。

轟轟轟。

前面陰魂開始消散,陳文邁步前去,竟然沒有半個人敢靠近他一米範圍之內,即便是我們都不敢。

“滾開。”前面再次出現攔路的陰兵,陳文低沉冷冷說道。

陰兵竟然真的就散開了。

張晏武在上面笑了笑,手往外一伸,天上聚集起了雷電之勢,我忙提醒陳文道:“小心。”

陳文擡頭看了眼,雷電嗤啦一聲,九道閃電從天而降,對準的正是陳文。

轟!

那雷電還沒降落下來,卻在空中交匯了,雷電交融,它們的軌跡改變,直接落入了這些陰兵之中,陰兵成片成片消失。

張晏武在上面喊話,說道:“沒想到你修爲損失這麼多,還能有這種手段,即便是現在還有跟我一戰之力,看來那些陰兵擋不住你,我現在有正事要做,也不與你糾纏,要想找到我們,就從六道輪迴之中入手嗎。”

張晏武說完回身進去了,我已經知道他要做什麼,他要將所有人投入輪迴之門中,連同他自己也要進去,這樣的話,即便我們進了酆都殿,也沒什麼作用了。

陳文看了好一陣,回頭喊道:“佔領陰司。”

後方陰兵涌來,守酆都城的陰兵在張晏武消失之後,竟然不知道該聽命於誰。

陳文面向他們,手中鬼帝印突然出現,陰兵見後呼呼啦啦下跪,一言不發。

陳文轉身離開,並對我們說道:“回陳家,我要休息一陣。”

我們馬上跟着陳文回了陳家。

現在張晏武帶着張嫣他們進了輪迴門,都不知道落在了什麼地方,要想找到他們,用孔明燈的方法,實在太慢了。

陳文躺下歇息,朱允炆默不作聲,想了好久之後纔將龍鱗拿了出來,說道:“借他用用。”

將龍鱗放在了陳文身上,而過後並指唸咒,龍鱗上的力量將陳文包圍了起來,朱允炆轉身走了,我也跟着出去,朱允炆道:“龍鱗力量始終有限,這一晚上恐怕會被他用去不少,希望今後,我自己還能依仗它完成我的心願。”

“會的,龍鱗不行,我給你找其他的東西。”我說道。

朱允炆呵呵一笑:“得了吧你。”

我和朱允炆隨後在陳家村中閒逛了起來,如今各自有各自的惆悵,我在擔心來自未來的那封短信,朱允炆應該是在擔心李盧萍吧,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們情根深種了。

“屍王是最危險的,可現在表現出來的,分明是張晏武更加危險一些,看來未來的事情,充滿了變故。”

“塵世如苦海,人不過是苦海中泛舟者之一,搖搖晃晃,能成功到達彼岸的不多,大多都是中間沉了。不過,即便沉了,這也是人生,雨在天上是雲,落在地上是水,只有下落的過程,纔是人生。”

(本章完) 整整和朱允炆聊了整宿,以前只覺得他夠囂張,夠膽量,跟睿智完全搭不上關係,但是跟他聊得多了,就會發現,如果這幾百年的經歷,真的只是讓他心性成長到這個地步的話,那他是真的白活了。

快至天亮,朱允炆跟我說道:“朕的心早就已經石化了,李盧萍是朕遇到的一個不一樣的女人,我對她很熟悉,好像上天專門把她安排給朕的,呵呵,不過有些可笑,她卻早已經立誓,要服侍當初那個留給她信件的男人,也就是你哥,這讓朕很難辦,打又打不過你哥,又拉不下臉找他要人,果真還是朕的那個時代好,至少在那個時代,我就是令,我就是法。”

朱允炆的狂言我聽在眼裏,說道:“李盧萍對我哥,只是心存一份感恩,她是喜歡你的。”

“那就好,天亮之後,我就要專心去解救她了,真不知道結果會是真麼樣的。”

我和朱允炆聊天期間,陳文房門吱呀打開,再見他,頭髮竟然在一夜之間變回了黑色,面色也恢復不少,不過當看見朱允炆掛在陳文身上的龍鱗時,朱允炆笑了,是苦笑,拍着額頭道:“時也,命也,朕這輩子最後悔的事情就是與你們爲伍了。”

我也看見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還有其他辦法。”

龍鱗完全失去了光澤,其中能量竟然被陳文完全吸收了。

陳文走了出來,對朱允炆行起了道禮,道:“多謝。”

朱允炆道:“已經這樣了,朕也不需要你的感謝,不過,朕得跟你談一筆交易。”

“說。”

朱允炆說道:“我用龍鱗換取李盧萍,救出李盧萍之後,你們兩人再不能見她,她跟朕走。”

我和陳文相互看了眼,我和陳文確實不應該插在他們兩人之間,這個要求完全不過分,當下答應了。

朱允炆微微笑了笑,之後開始尋找方法去找失落的張晏武他們了。

不過用孔明燈尋找魂魄的方法效率實在太慢了,一時間無從下手。

陳文想了想說道:“去七殺總會總部,他們現在既然是合作的關係,張晏武肯定會將他的消息透露一些給七殺總會。”

現在也只有這個方法了,之前去過一次七殺總會的總部,這一次照常前去。

三人到了山腳,纔剛剛下車,便有無數槍口對準了我們,朱允炆喊道:“朕來拜訪七殺總會總舵主,怎麼?不歡迎?”

“不歡迎,陳家人前來,一律殺掉。”有人迴應。

槍聲響起,朱允炆大怒,擡手便

是一掌壓了下去,前方開槍幾人被朱允炆壓倒在了地上,朱允炆哼哼一笑:“就憑你們,也想跟朕鬥?”

“還有更多人。”陳文突然說道,一把將我們兩人拉到了一方巨石的後面。

而後槍聲如鞭炮齊鳴,流彈四處劃過,前方至少有一百人在一齊開槍。

我深吸了一口氣,一百個持槍的人想要同時解決掉,有些難度,最重要的是速度。

陳文也在暗地醞釀力量,準備一舉將開槍的這一百來人全都打倒。

可還沒有出去,這上面卻響起了另外的槍聲,而後便是一陣濃郁的血腥味傳了過來。

“幾位先生,請出來吧,我們是屍王的人。”

陳文首先站了出去,我們隨後跟上,見後面數十穿着晉綏軍衣物的行屍正手端着衝鋒槍而立。

“屍王的人怎麼會出現在七殺總會的內部?”朱允炆十分詫異。

我也同樣不理解,不過既然沒有危險,就只能先上去。

未來的我通過磁場給我看的那封短信上面有提到,張晏武不是最危險的人,最危險的,是屍王。

不禁向陳文問道:“屍王在你心中的地位,很重要嗎?”

陳文回首看了我一眼,卻久久不語,似乎在思考這個問題。

我嘆了口氣道:“好吧,我已經明白了。”

“我還什麼都沒說。”陳文道。

“你從來不會猶豫的。”

陳文有些發愣,我卻陷入了糾結之中,陳文願意爲屍王等待一千年,足以說明他有多愛那個女人,可是那個女人卻是我以後最大的敵人。我夾在陳文和未來的中間,很難辦。

再往前走了幾步,陳文突然開口說道:“我永遠不會對她下手,但是如果她做出了傷害你們的事情,你可以代替我殺了她。”

“恩。”我點頭答應了。

上了山,那羣行屍將我們簇擁進入了七殺總會的屋子之中,依舊只是一些簡單的屋子,沒有什麼高新的設備,只有一些老人,還有屍王,也在其中。

這些老人,之前見過,這也是七殺總會的當家的,他們戰鬥力不見得多強,但是他們的情報網,在各大勢力之中,卻是最強的,而這些情報網,大多都是由面前這些面容嚴峻的老人建立起來的。

我們邁步進來,屍王站起身來,看着陳文露出了些許嬌羞之意,至少在我跟屍王這見面不多的幾次之中,從沒看見過她對除了陳文之外的人露出這樣的笑容。

“陳文哥哥。”屍王說了一

句。

以前她都是直接呼陳文的名字的,這次竟然多了個稱呼,讓人吃驚,但也讓人十分的詫異,因爲,她的感情更加豐富了。

陳文看着屍王皺了皺眉頭,也沒多想,直接問道:“你怎麼來了這裏?”

她再微微一笑,說道:“我也在找張晏武呀,所以就到這裏來了,七殺總會這些人太不經打了,我已經知道了張晏武在哪兒,陳文哥哥,你要跟我一起去嗎?”

陳文點點頭。

七殺總會那些老人正襟危坐,看了看我們說道:“想我堂堂七殺總會,足可以堪比道門法界,竟然會被你們任意揉捏。”

屍王瞪了他們一眼,怒道:“閉嘴。”

這憤怒的一聲確實足夠嚇人,七殺總會的人馬上不開口了。

陳文道:“不必這樣。”

屍王嘻嘻一笑:“知道了。”

而後站起身走上前來,伸手想要挽住陳文胳膊,卻被陳文抽開,他對我說道:“陳浩,我們跟他們一起去,馬上走。”

“知道,我去外面等。”我和朱允炆隨後出去。

陳文也跟着出來了,並沒有跟屍王呆在一起。

那屍王對陳文也是情根深種,只是一千年時間可以改變太多了,早就已經物是人非,即便還有情,也會被其他的東西所侵佔。

我們在外面等待屍王出來,不過才過不久,裏面傳出了慘叫聲音。

我們忙衝了進去,進去後看見了的一幕,讓我們觸目驚心,之前坐在這屋子的這些老人,現在已經變成了地上的屍體,支離破碎,令人作嘔。

屍王見陳文進來,馬上將手上鮮血擦拭了乾淨,笑嘻嘻道:“陳文哥哥,我們走吧。”

陳文微微閉着眼睛,嚴重無數痛惜和抱歉,並未說什麼,轉身道:“走。”

wωw_tt kan_¢ ○

屍王揮揮手,讓跟着她的那些行屍離開了。

她在這時候小女人狀態盡顯,有意無意靠近陳文,陳文卻一路默不作聲。

我和朱允炆在他們連日跟後面跟着,陳文終於還是發問了,說道:“那些老人已經對你造不成威脅了,你何苦要殺了他們?”

陳文滿帶指責的語氣,屍王馬上換上了可憐兮兮的表情,說道:“可是,他們準備聯合張晏武對付你呀,我是怕你有危險,才殺掉他們的。”

陳文拳頭緊攥,深吸了口氣道:“以後不要隨便殺人了,行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