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JJ,你來開車。”Issac踩下了剎車,跑到了後座上。Reid的手胡亂揮舞着,這讓Issac不得不把他整個人都固定在懷裏。“Reid!Reid!醒醒!”

Reid的掙扎漸漸緩了下來,他茫然的睜開眼睛,“Issac?”

“你現在安全了,我和JJ都在你的身邊,你是安全的……”Issac像是念咒一樣把這幾句話在Reid的耳邊顛來倒去的唸叨着。在Issac催眠似的聲音裏,Reid的身體放鬆下來,“我要醒着。”

“你一夜沒有休息。”Issac對此並不贊同。Reid的身體和精神都受到了傷害,而睡眠則是人體自愈的一種方式。現在的情況,硬撐沒有意義。

“我不能睡,他們總是在我的耳邊不停的指責我……”Reid的聲音軟弱無力,卻透着一股堅持。

“Well,那麼說點什麼?”Issac看着Reid頭部左側的血跡,“還疼嗎?”

Reid打了個寒戰,“我寧願可以感到疼痛。”

Issac想起口袋裏的那兩小瓶藥劑,瞬間無語。“我想,你能剋制,對嗎?”

“我不知道……”Reid悶悶的說,“你在這裏,誰在開車?”

“JJ。”

“JJ?”Reid提高了一點聲音,“你還好嗎?那些狗……”

JJ眼眶一熱,“我很好,Spence。”

“那就好,聽到槍響的時候我很擔心你。”Reid鬆了一口氣。

“我很好,Spence。”JJ再一次說,“所以,你也會很快好起來的。”

“謝謝。”

——————————————————————

Reid身上的襯衫沾上了Tobias的血,Issac很嫌棄的讓Reid脫下丟掉,把自己的外套給Reid穿上。只是就算如此,當三人來到醫院的時候,Reid的樣子還是狼狽極了。

FBI的證件很好用,經過一番檢查,Reid的身體表面能看到的傷勢和Issac之前判斷的一樣,醫生很有把握的保證,只需要一個星期,這些痕跡就會消失。

JJ鬆了一大口氣。

Issac和Reid對視一眼,不知道是否對醫生沒有發現Reid手臂上的針孔感到慶幸。

Tobias被擊斃,Issac被叫去錄了一份筆錄,講述了當時發生的事情。

穿成大佬的反派小嬌妻 “感覺怎麼樣?”Gideon一直陪在Issac身邊,等到警察走出去屋裏只剩他們兩個人的時候,溫和的問道。

Issac看着Gideon,眼中帶着疑惑。

Gideon就那樣看着Issac,溫和,包容。

Issac一愣,半晌,爬了爬頭髮,苦笑,“不大好。”

“是因爲射中了Hankel嗎?”Gideon的語調很平緩,卻能勾起人的傾訴慾望。

Issac的眼眸閃了閃,“抱歉,Gideon,這件事我需要好好想一想。我現在不想談論這個。”

“如果你想的話,隨時來找我。”Gideon並沒有勉強。

“我會的。”Issac微笑點頭。

解決了這個Case,BAU連夜趕回了匡提科。Issac像自己自己計劃的那樣,按部就班的把Reid送回了家,等到他睡着之後才離開。Costa夫婦還沒有回來,整座大房子裏黑漆漆的,沒有一絲人氣。

Issac打開所有的燈,在房子裏轉了兩圈之後發現自己無法安靜的一個人呆着。他有點後悔剛纔從Reid家離開了,一個人的夜晚總是容易胡思亂想。

在廚房裏折騰出一杯特濃咖啡後,Issac覺得自己更精神了。

現在是凌晨一點。

————————————————————

Will?Graham結束了在FBI學院的課程之後,又被幾個犯罪心理專家拉住開了一個交流討論會。等他脫身的時候時間已經接近午夜。他並沒有打算在匡提科過夜,直接驅車回了馬里蘭的家。

公路上的汽車並不多,經常是間隔幾分鐘十幾分鍾才能見到一輛。Will喜歡狗,不管是名貴的純種還是流浪的雜交,他對它們都懷有滿心的喜愛。所以,當他在路邊看到一條流浪犬的時候,停下車用食物把狗狗勾引到自己車裏,真的沒有什麼。

況且,以他的熟練度,這種事顯然做了不止一次。

爲自己的家庭又添加了一位新成員的Will心情很好,他不喜歡和人打交道,但在某些心情好的時候,他也會破例一下。

比如,去詢問一下路上拋錨的汽車的主人需不需要幫助什麼的。

“?Graham?”感覺到車窗被敲的聲響,Issac擡起頭,然後他看到了Harry?Potter……不,是Will?Graham。

“你認識我?”Will下意識的移開了視線。

“Yeah,在匡提科的靶場,我們見過。”Issac打開車門走了出去,“那時候我是和一起。”

Will皺了皺眉,“你的汽車拋錨了嗎?”

“沒油了。”Issac無所謂的攤攤手。

“你住在馬里蘭?”Will隨口問道,“撥打911了嗎?這個地段有些荒涼,等待救助的話需要一段時間。”最好是打了,這樣他就可以順理成章的離開。事實上,他已經有些後悔停車了。

“我的手機不知道扔到哪裏去了。”Issac十分光棍,看着Will的目光有些發亮。

“Well,我幫你叫……”Will掏出手機。

“等一下!”Issac看着眼前的男人,想起了Reid曾經的介紹。他現在對自己的情況束手無策,有一個大概遭遇相同的人讓他感覺不錯。

“什麼?”Will有些防備的看着Issac。

“我們能談一談嗎?”Issac很誠懇的開口,“關於你的事,我聽過一些……”

“聽着!小子!”Will的聲音帶着憤怒,“我不管你從哪裏聽過什麼,這都和我無關!”

“我今天……不,是昨天,殺了一個人。”Issac自顧自的開口,“他綁架了我的朋友,威脅他的生命並動了手,然後我開槍……”

“FBI會有定期的心理評估,他們會給你合理的建議。”Will生硬的說。

“我可以感知案發現場嫌犯的思維。”Issac說。

Will離開的步伐停了下來。

“這不是什麼有趣的事,你要爲你的話負責。”

“我知道你因爲你的想象力非常苦惱,而我則爲此恐懼。”Issac的話又快又急,“我一直懷疑,如果不加以控制的話,我也許會成爲下一個連環殺手。但幸運的是,這是一種可控的能力,我以爲只要控制住自己,一切都會好起來,我不會像鬼上身似的做出什麼。不過,昨天,爲了破案,我在案發現場感知了嫌犯的思維,整個晚上就在提醒着自己不要沉浸在那種變態的喜悅裏。”

“所以,你到底想說什麼?”

“當Tobias要對Reid下手的時候,我本來是打算射他的肩膀的。”Issac的語氣一下子虛弱了起來,“可子彈穿過了他的脖子。他死了,血流了一地。”

“你是爲了救自己的同事。”

“但是,那時候,我是真的想殺了他。”Issac盯着Will,“然後,他死了。”

作者有話要說:寫的有點亂,讓我明天再斟酌斟酌…… Will坐在院子裏,給剛剛撿到的那隻流浪狗洗澡,在他幾米之外,Issac正和一羣狗玩鬧着。事情是怎麼發展到這樣的?Will百思不得其解,似乎是鬼使神差的,他就把一個靈長類生物帶回家了。

而自己身後這所房子,大概已經有幾年沒有進過除了自己以外的人了。

Will想起心理醫生對自己的評價——社交障礙,雖然自己認爲自己的狀況更接近於阿斯伯格綜合症和孤獨症,但更多的人似乎都認爲自己是自負和反社會傾向。這真可笑,如果自己真的是這樣的話,就不會在FBI學院裏擔任講師了。

不過,這似乎也無法解釋自己爲什麼會把人帶回來。難道是因爲他可能成爲自己的學生?別開玩笑了,誰都知道Will Graham只講課,不提問,不留作業,更不回答學生的問題。

手下的流浪狗有些不舒服的嗚咽着,Will關掉水龍頭,拿着事先準備好的長毛巾擦拭着它身上的水跡。被清洗乾淨的狗狗擡頭看着他,透過那雙烏黑乾淨沒有一絲雜質的眼睛,Will忽然明白了。

被自己撿回來的那個小子也有這樣一雙漂亮的黑眼睛,只是裏面盡是掙扎,迷茫和恐懼。

Will不確定當年的自己是不是也是這個樣子,但他現在很確定,他後悔帶人回來了!

看他和狗狗一起玩樂的勁頭,和在馬路上的表現完全不同好嗎?Will覺得自己被愚弄了。

“看來你現在已經想明白了?”Will看了一眼和金毛抱在一起的Issac,然後目視遠方,語氣有着不耐煩。

“Issac Costa,我的名字。”Issac抱着金毛,答非所問。

你叫什麼和我有關嗎?Will不以爲然的想着,然後走進屋拿出一袋狗糧,原本圍在Issac身邊的狗狗們像是得到信號一樣都搖着尾巴跑了過去。

Issac默默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胃部,他已經超過一天沒有吃東西了。

“你住在馬里蘭?”Will忽然開口。

Issac有些發愣,這句話的對象似乎是自己,可是,他爲什麼要對着一羣狗說?也許就是對着今天剛撿到的那隻說的吧,Issac不確定的想着,有怪癖的人多了,這並不算什麼。

“Costa?”Will這一次的聲音裏多了不耐煩。

“我住在華府。”Issac確定了,Reid的警告是對的,Will Graham真不是一個讓人感到愉快的男人!

“你的車道可不是朝華府去的。”Will冷靜的陳述事實。他不覺得還有人和他一樣有着讓心靈不斷躁動的想象力,可世界那麼大,也許這樣的人真的存在呢。

“不知道,我只是不想在家呆着,隨便選了一條路開而已。”Issac輕描淡寫。事實上,他是從車庫裏選了一輛改裝過的跑車,把速度飆到了最大。這也許不符合交通規則,但是卻很痛快。唯一的意外是,他沒有注意油箱裏的油量,結果在路上直接熄火了。當然,這感覺也不壞,在空曠的馬路上,道路兩側都是森林,他一個人孤零零的呆在車裏,繁星滿天,最適合營造出那種被全世界拋棄的感覺……直到Will出現。

“身爲一個FBI,我不相信你不知道州際公路上有人專門對拋錨的汽車車主下手。”Will嘲笑道。

“只要他敢下手。”Issac笑的溫和無害。然後有些好奇的問,“你爲什麼一直盯着一隻狗和我說話?”

“狗可比人可愛多了。”Will刻薄的開口,“不過,如果你想好受一點的話,我可以告訴你,我有社交障礙。”

“你可以把我當做一顆大白菜。”Issac自嘲。“我第一次在全校面前演講的時候就把下面坐着的老師和同學當成了大白菜,對了,你知道這些人的穿着是不大一樣的,所以還有紅蘿蔔,萵苣,胡蘿蔔……”

“夠了小子,把你的菜園回憶丟到一邊。”Will站起身,“今晚你可以睡在沙發上,明天我會給你的汽車加上油,然後你就可以離開了。”

“什麼?”

“你是哪個部門的?”Will問。

“BAU。”

“我猜也是,很少和其他部門的工作人員打交道。”Will的聲音透着疲倦,“行爲分析科,天天和變態連環殺手打交道的部門。身爲其中一員,你會不清楚那類人羣的特徵嗎?如果你不是故意拿我消遣或者想要研究我而編出謊話的話,你覺得,你自己的情況和那類人有相同之處嗎?”

“我對殺戮不感興趣。”半晌,Issac這樣說。

“對殺戮不感興趣,能成爲一個殺手嗎?”

“可我確實殺了一個人。”這纔是Issac糾結的地方。他確信自己沒有這方面的愛好,但確實有一個人死了。在開槍前不到一秒的時間裏,他憤怒的看着Tobias想要對Reid下殺手,感情上他想直接宰了Tobias,理智告訴他只要解除了Tobias的威脅讓他接受審判接受法律的懲罰。理智戰勝感情,他決定的射點是Tobias的肩膀。可實際上,Tobias幾乎被放幹了血。

他怕這是因爲前一晚他所沉浸的情緒的影響。就像上一次綁架,他在無意識的狀態裏差點把綁匪凌遲了。

“雖然我對BAU不瞭解,但裏面那個人沒有開過槍?他們都是從全國各地聚集在一起的人才……你是從哪來的?“Will忽然想到了一個可能。Costa說擔心自己被某些情緒控制,但現在的表現……更像是菜鳥第一次槍殺嫌犯後的過激反應。

“什麼?”Issac第一次覺得自己的腦子不夠用。

“再加入BAU之前,你是哪個部門的?”

“……我在學院裏完成培訓直接進去的。”

“菜鳥!”Will一點談話的興致也沒有了,“明天回匡提科去,完成心理評估,然後你所有的問題都會有專業人士替你解決。你這樣的菜鳥他們見多了。”

“你懂他的意思嗎?”Will的身影消失在房門外,Issac拍了拍重新湊過來的金毛的腦袋,不解極了。

金毛的腦袋蹭了蹭Issac的手心,然後把頭擱在了Issac的膝蓋上。

Issac就這樣坐在沙發上,看着窗外的天色漸漸變亮,想了很多。無論是警察還是聯邦探員,他們的警惕性都非比常人,可Will就這樣把自己丟在客廳裏,是不是代表他覺得自己沒有危險性?

可是,除了這個,他該怎麼說服自己讓自己坦然接受那射偏的一槍呢?他不是能把子彈落點偏離的誇張的Reid,他每次的射擊成績都是十環紅心的!

而一旦接受自己射偏的可能,更多的後怕涌上心頭。當時的Tobias離Reid實在太近了,Issac不敢想象子彈如果沒有向左上偏離而是相反的方向,Reid那顆聰明絕頂的讓人嫉妒無力的腦袋瓜會不會被自己破了。

——————————————————————

BAU內部的情況不是很好,Reid雖然看起來已經痊癒了,但他變得敏感尖銳,幾乎每個同事都被他不友好的對待過,新加入的Emily更是好幾次被噎的啞口無言;Issac沒有通過心理評估,心理專家的診斷評價就擺在Hotch的桌上,一個有着自我懷疑傾向的探員顯然不適合繼續工作。

Issac被解除了配槍,有了一個月的假期去接受心理輔導,然後等待第二次心理評估。

“多難的的假期,我允許你嫉妒我。”在Reid的公寓裏,Issac整個人歪在沙發裏,不停的按着遙控器,對着剛剛進門的Reid說。

Reid看起來疲倦極了,臉上的黑眼圈讓他有了中國國寶的影子。Reid把挎包丟在另一個單人沙發上,“我覺得只有忙碌纔會沒有心思去想過去那些不愉快的可怕的回憶。”

“移情嗎?”Issac把遙控器扔到一邊,“今天工作怎麼樣?”

“我不相信沒人給你通風報信。”Reid的聲音很疲倦,“我……不大想和其他人呆在一起,我想一個人呆着。”

“Hotch他們只是關心你,要是我還在的話,我也不放心讓你一個人。”Issac看起來有些無奈,現在的Reid看起來就像一隻蜷縮起來的刺蝟,整個人都處於攻擊狀態。而自己,大概是因爲……同病相憐(?)或者其他原因,倒是被Reid劃到了自己圈子裏。

“我知道。”Reid看起來有幾分內疚,“我也不想發脾氣,可是,我忍不住去挑他們話裏的不妥……”

“也許,這是因爲我們彼此都是家人一樣的存在,所以才能無所顧忌的發脾氣。因爲你知道,無論發生什麼,他們都是在背後支持你的人。”Issac說,然後貌似苦惱的皺着眉,“話說回來,你沒對我發過脾氣誒?難道在你心裏,我是一個外人?”

“這可不是什麼榮譽。”Reid抿了抿嘴,又有些期待的問,“如果我對你發脾氣,你會生氣嗎?”

Issac搖了搖頭,“相信我,你還沒有惹怒我的技能。”

“如果我有呢?”Reid不依不饒。

“揍你一頓?”Issac想了想,又自己否定了,“不行,萬一把你打壞了我會心疼。”

Reid一下子站了起來,“我還有一份報告要做!”

Issac看着Reid的背影,寫報告,需要去廚房嗎?

而Reid顯然也注意到了自己乾的蠢事,他重新走了出來,瞪了一眼Issac之後重新去了書房。Issac忍不住咧嘴,Reid的戰鬥力啊……就算這段時間個性了很多,也依舊是渣呀~

爲了不讓Costa夫婦擔心,Issac並沒有把自己停職的事告訴他們,而是直接借住在了Reid家,順便監督着他不會對嗎啡產生依賴。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Reid的毅力也很堅強。而且,爲了表現他對Reid的信心,他甚至把在木屋裏搜刮的那幾小瓶嗎啡堂而皇之的擺在了客廳裏。

當然,裏面的東西已經被他換成無害的葡萄糖溶液了。

可想而知,當時Reid看見那些東西的時候表情有多糾結,而在聽到Issac說自己被信任着的時候有有多感動,並更加堅定的下決心絕不被這些邪惡的東西所控制。雖然夜晚的時候依舊會被噩夢驚醒,但睡在隔壁的Issac總能給他無限勇氣。

至於其他的……

“喂,今晚睡前我給你讀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怎麼樣?”

作者有話要說:今晚聽了兩首歌,一首Love Story,一首If I Die Young,很好聽,就是情緒受了感染oRZ bau的各位都知道,他們的天才博士似乎想修一個英國古典文學的學位,每天捧着那個時期的著作看個不停。雖然,一本書最多也不過花他十幾分鐘的時間。

man看着Reid濃重的黑眼圈,心裏擔憂極了。bau就是側寫師的集合地,雖然他們約定不彼此側寫,一些習慣卻早就刻在骨子裏。他們不開口,並不代表他們對Reid的狀況一無所知。

更加深的黑眼圈,性格從溫和害羞變得敏感尖銳,畏冷,注意力不集中,雙手神經性的顫抖——這代表着什麼簡直太清楚不過了。唯一讓他們感到安慰的是,Reid自己也在努力改變自己的現狀,表達着被他遷怒的同事們的歉意。。

他送給了emily一條淺藍色的絲巾;man得到了一個領帶夾;jj收到了一份漂亮的水晶胸針;garcia在自己的辦公桌上發現了jonny的簽名漫畫書;而hotch和gideon各自多了一套手工製作的樹葉書籤。

“我敢打賭,這不是Reid的主意。”jj的眼裏帶着快樂的光芒,“他想不到這個。”

王者榮耀:國服男神是女生 “嗯哼,的確像另一個臭小子的手筆。”man看上去失落極了。他的babykid居然學會從別人那裏得到幫助了,以前他有疑惑的時候都是直接找自己的!

“這當然,他們可是住在一起的。”garcia激動而愛憐的觸摸着那個漂亮的花體簽名,不經意間爆出一個八卦。

“你怎麼知道?”jj瞪圓了眼睛。

“issac小帥哥說的啊。”garcia無辜的看着一臉求八卦的同事們,“有一天issac給我打電話問我怎麼烤小餅乾,然後我就告訴他啦。結果他跟我吐槽了半小時Reid家的廚房有多簡陋什麼都做不了……最後還是讓我幫忙查到附近的一家外賣店的訂餐號碼才解決了晚餐的。”

“所以,我記得你前天帶來了一大盒曲奇給Reid?”emily回憶着。“那是給issac的?”

“是啊,issac非常喜歡我做的曲奇呢~”圓臉姑娘笑的開心又得意。

man忍不住捂住了眼睛,issac那個混小子到底是怎麼忍受的了garcia的甜食控的!攝取那麼多糖分就不怕得糖尿病嗎?

可是,m哥,你每次對你的babygirl的手藝都是讚不絕口的,她怎麼會知道你無法忍受那過甜的點心呢?自作自受說的就是你啊~

“真看不出來,issac居然是喜歡吃甜食的。”emily一臉的不可思議。

“沒有啊,他喜歡的是低糖曲奇。”garcia說,“爲了這個,我試了好幾種比例,總算做出了讓他豎起大拇指的那種。你不知道……當時他對我的稱讚簡直……就像我是他的女神一樣。”

“嘿,babygirl,你對我可沒這麼優待。”man很不滿。“你不是最不喜歡挑剔你手藝的人嗎?”

“這怎麼算是挑剔?”garcia驚訝的反問,“身爲一個無所不能的精靈女王,我可以做出任何你想要的口味!issac可沒有挑剔,他只是讓我發現了自己更多的能力而已。”

man默了一下,他似乎可以想象到issac給garcia灌了多少甜言蜜語。

先是搶走我的babykid,然後還想撬走我的babygirl……man在心裏把issac拍飛一千遍!

不過,介於某人現在的狀態是一個正處於擔憂害怕時期的菜鳥,man寬容大度的原諒了他。雖然,man很懷疑,如果issac的狀態都讓他不得不交出配槍停職了,他怎麼還有心情調戲garcia?

聊得正high的幾個人沒有注意身邊的狀況,直到emily發現Reid像遊魂一樣飄了過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