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mmp。

「你是想噁心死我嗎,真沒有想到,你居然會此等大招,看樣子,留你不得了!給我去死吧!」

林凡大義凜然的大喝一聲。

旋即出手。

一巴掌拍在了大衛瓊斯的背上。

還是化骨綿掌。

大衛瓊斯身體一顫。

面露驚恐之色。

不是說好的,要放過他嗎?

怎麼又突然間對他動手了?

他已經來不及想明白了。

整個人直接化成了一灘血水。

林凡感嘆道:「化骨綿掌,恐怖如斯!」

「這傢伙,好高明的手段,居然想用話噁心死我,還好還好,我林凡,豈非凡人?」

林凡露出一副心有餘悸的模樣。

眾人對此,已經見慣不怪了。

林凡的無恥,他們已經切身領教到了。

總裁的祕密小情人 「你們呢?」殺了大衛瓊斯后,林凡冷冷的看向了黑龍會的那些人。

這些人,大部分都是普通人。

其中有幾名武者。

不過,境界都不高,都是內勁初期。

一群黑衣人面面相覷。

如今,堂主都死了。

他們能怎麼做?

難道跟林凡拚命?

可是,他們不想化成血水啊!

連一具屍體都無法留下。

「那個,我們投降,可以嗎?」一名武者說道。

不投降還能怎麼辦?

先天武者是很恐怖的。

就算他們有十幾個人,也不夠人家打的。

至於逃跑。

你就別逗了。

在這頂層,你能逃跑到哪裡去?

去消防通道?

還是直接跳樓?

還是坐電梯……

人家是先天高手。

一巴掌拍死一個,不在話下。

所以,他們現在只有一個選擇。

投降。

林凡看向了陳姍姍:「珊珊,這些人,是殺,還是留?」

既然是針對陳姍姍來的,那麼,就讓陳姍姍做主吧!

「殺了!」

陳姍姍淡漠的吐出了兩個字。

殺人者,人恆殺之。

如果不是林凡的突然爆發。

今晚在場的,沒有一個人能活命。

既然如此。

她還有什麼好客氣的?

人,總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林凡聞言,徑直點頭。

隨後,展開了一場屠殺。

有先天之氣傍身的他。

殺起這些人來,可謂是如殺雞屠狗。

林凡的身影如同光影一般,急速掠過。

不到幾十個呼吸間。

十幾名黑衣人,都被他拍了一掌。

旋即,在眾目睽睽之下,化成了一灘血水。

至此。

黑龍會所有到來的人,全軍覆沒。

看著滿地的血水。

王麗莎等人相繼無言。

她們第一次見到如此血腥的場面。

林凡等人,刷新了她們的三觀。

原來,這個世界,並不像表面上那麼平穩。 整個宴會大廳,陷入了短暫的死寂之中。

對王麗莎而言。

今晚所發生的一切,簡直顛覆了他們的三觀。

而對於林凡而言。

今晚的事情,也給他敲醒了一個警鐘。

他需要變得強大。

不死天經。

明顯的是淬體功法。

他還需要其他功法,增強自身的實力,並不能一味的依靠系統。

系統,只能算個輔助。

重心,絕對不能在系統之上。

不過現在可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都走吧! 絕症女友逃犯情人:血愛 記住,這裡發生的事情,不要說出去,不然,我很難保證,你們不會如同他們一樣。」林凡看著眾人,一字一頓的說道:「誰要是敢將這裡的事情說出去一個字,我林凡,會讓他從這個世界徹底的消失,千萬不要懷疑我說的話,我說到做到。」

范小健,張濤兩人極其的不爽。

然而,不爽又能怎麼樣?

他們還能打林凡一頓不成?

胡青青此刻話也不敢說了。

王麗莎神色複雜的看著林凡。

眼前的這個男人。

救了他們。

虧他們之前還一直嘲諷林凡來著。

王麗莎等人一一離開。

到了後面。

整個大廳內,只剩下了三個人,以及張智博的屍體。

「珊珊,我是在透支……」

林凡剛想將無敵可樂的副作用說出來,身體卻猛然一顫,旋即,他清晰的感覺到,他的身體,漸漸的變得僵硬,話,也說不出來了。

副作用。

來了!

「完了!」

林凡的腦海中只剩了這兩個字。

他還沒有來得及告訴陳姍姍副作用,要是陳姍姍認為他死了,將他送去殯儀館怎麼辦?

去停屍房不要緊。

最怕的就是,被火化啊!

到時候直接化成一堆灰灰……

林凡很後悔。

沒有將這些提前告訴陳姍姍。

現在想說,卻已經來不及了。

他的意識,已經陷入了黑暗。

隱隱約約的,聽見陳姍姍那焦急的哭喊聲。

「林凡,林凡,你不要嚇唬我!」陳姍姍都急哭了:「你怎麼了,林凡,林凡!」

先前還在說著話。

怎麼一下子,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一層冰霜,在林凡的身上蔓延。

「林凡!」陳姍姍自責無比:「你到底怎麼了啊,你說話啊。」

「只要你能醒來,你要做什麼,我都答應你,求求你,醒來好不好?」

她使勁的搖晃著林凡,希望林凡能夠蘇醒過來。

只可惜。

林凡的身體一動不動。

表情,也是保持著之前的姿勢。

他身上的冰層,也越來越厚。

陳姍姍哪怕是內勁巔峰的武者,也受不住那寒氣,手一觸碰到林凡,立馬就會被冰凍。

不過好在的是。

這個情況並沒有持續多久。

林凡很快化作一座冰雕,寒氣,也不再蔓延。

「珊珊,怎麼了?」

這個時候,陳天已經蘇醒了過來。

陳姍姍蹲在地上,抽泣著:「都怪我,都怪我,如果不是我叫他過來,他就不會出事!」

陳天輕輕的拍著她的肩膀,「傻丫頭,告訴我,後面,到底發生了什麼?那個叫大衛瓊斯的傢伙呢?」

半個時辰后。

天城大酒店,總統套房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